法官、看护和隐居者

三个有着高尚道德的人十分渴望得到解脱,追求永远的幸福。三个人在同一思想的指导下,各自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朝着共同的目标前进。既然殊途同归,条条道路通罗马,因此这三位

德莫克里特和阿布德人

我十分憎恶那些庸俗的思想,因为它既轻率,又毫无根据,而且还俗不可耐。有的人观察事物常常与事物发展规律不相符,他总是以自己的眼光和主观意志作为衡量标准。 德莫克里特这

朱庇特和霹雳

有一天,朱庇特在看到人们所犯的错误后,站在云端上说:“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人经常找麻烦,使我厌烦得很,我要让新的居民到世界上定居。麦丘利,我的儿,你到地狱去走一趟,把

狄尔西斯和阿玛朗特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离开伊索的寓言,继续写仿意大利著名作家卜伽丘风格的《故事诗》。但我朋友的侄女西莱莉仿佛像位女神,愿意在巴那斯重新读到我的寓言。假如找不到充分的理由

寓言的威力

尊敬的我国驻英大使德·巴里客先生,能否屈尊听听我给您讲一个平凡的故事?能否把我献给您的平庸作品(当然其中涉及到一些重要题材,您会认为我不自量力,出言不逊),随便读

死神和垂死的人

死神不会让聪明人受惊吓,因为聪明人早已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他知道提醒自己注意:在离开尘世的日子到来前就作好准备。死亡的时刻几乎包括一切时辰,什么日、时、分,这一切

月亮里的动物

希腊哲学家德莫克里特肯定地说,我们总是被自己的感觉所欺骗,而另一个哲学家赫拉克里特却明确地表示说,感觉从来不会欺骗我们。这两人的学说都有各自的道理。这在哲学上是常

追随命运的人和在床上等待的人

人们四处奔波,追逐命运女神。我站在一旁,则自在地冷眼注视这群芸芸众生。他们从这个国家跑到那个国家,徒劳无益地寻找着命运女神,这些追逐者被自己所见到的能够改变境遇的

婚姻之害

假如说善是美的伴侣,那我从明日起就将想办法娶妻。由于善与美的分离并非新鲜之事,美丽的躯体不一定就有善良的心灵。两者很难结合在一起,因此,请别误会我不去努力地追求它

年轻的寡妇

丈夫逝世后一般开始总是嚎啕痛哭,此后就是叹息、自己安慰自己,忧伤随着时光流逝而逐渐淡漠,时间终于又给她带来了欢乐。守寡一年和独居一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很难置信

朱庇特和佃农

神王朱庇特有块地要出租,它的儿子麦丘利替他宣布了这件事。一些人前来承租,提出自己愿交的田赋,并静等回音。但这可不是件容易作出决定的事,一个人认为这块地十分贫瘠,另

狮子和猎人

一个爱吹牛的猎人,他刚巧丢失了一只名贵的狗,他怀疑可能是狮子把它给吃进了肚子。当他看到一个牧人时就问他说:“你能否告诉我,那只偷吃我的狗的狮子住在哪儿?我非要出了

淹死的妇女

我决不会说这样的话:“这算不了什么事,一个跳水自尽的女人。”应该说这是一件大事。女性太值得我们怜爱了,理由是她们使我们的生活充满欢乐。我的开场白丝毫没有离题,因为

菲洛美勒和波罗涅

从前,燕子波罗涅离开自己的家,飞到远离城市的树林中,见到可怜的黄莺菲洛美勒站在那里唱歌。燕子说道:“我的妹妹,别来无恙?我们分别已有上千年了,除了在台拉斯时期你曾

占星家掉到了井里

有一天,一个占星家跌到了井里,有人就对掉进井里的他说:“可怜的笨蛋,你连脚下的路都看不见,怎么还去观察满天的繁星呢?” 我们不必过多地评论这类意外的事件,但许多人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