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宝贝我们坐着做好不好 被蹂躏出水很污的小说

中年男人不依不饶,“你要私人飞机干什么”。“护照掉了,不能回家”。“这好说啊,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有直升机,我跟他关系好,借我几天没问题”。许宁宁眼睛亮了,“真的?”“当然了”。中年男人趁势摸上了许宁宁

中年男人不依不饶,“你要私人飞机干什么”。

“护照掉了,不能回家”。

“这好说啊,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有直升机,我跟他关系好,借我几天没问题”。

许宁宁眼睛亮了,“真的?”

“当然了”。

中年男人趁势摸上了许宁宁的手。

许宁宁把手抽回来,忍着恶心,“你什么时候能借到?”

“这个嘛……”

许宁宁当然知道这猥琐男人在想什么,不管怎么说,回到家再说!

等回到A市,有沈家在,她就不信这猥琐男人敢把她怎么样!

许宁宁笑道,“等我回了家,我请你喝酒,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许宁宁朝他眨了眨眼。

“那就说好了”。

中年男人猥琐的样子看的她想吐,“恩恩,大哥,你什么时候能送我回去,我知道A市有一家就酒吧相当不错,你一定会喜欢的”。

中年男人兴奋道,“明天,明天我就来接你”。

“真的!那我怎么联系你?”

中年男人给她了一张名片,“上面有电话号码,记得打给我”。

“恩恩,你可不能反悔哦”。

“当然了,小美人~”

中年男人趁机又在她手上摸了一把。

许宁宁咬牙,“大哥别急嘛,我们回去有的是时间”。

阳台上

沈景然的目光落在远处。

握着酒杯的指关节已经泛白。

Cyril的视线跟他同一个方向,不要命的说,“Rya,有人调戏你的宠物”。

Cyril一转头,被他的眼神给吓着了,“你瞪我干嘛,又不是我调戏的”。

沈景然危险的眯着眼睛,“那人是谁”。

“不认识,不过我可以帮你查一查”。

“今天之内”。

“OK”。

Cyril笑道,“你还真紧张你的宠物,她真的只是宠物?”

沈景然没回答,只道,“这里交给你应酬”。

“你不能这么做,他们都是想要沈氏集团在这个国家的代理权,这么重大的事情应该你自己决定”。

“交给你了,对这里你比我了解”。

“喂……”

沈景然放下酒杯往外走去。

Cyril无奈,“难道这些事情都比不上你的宠物重要?”

一想着明天就能离开这里,许宁宁的心情异常的好。

看见沈景然过来,收敛了笑容,绝对不能被他发现!

他一去,许宁宁就一身戒备。

他真的那么可怕?她宁愿接受刚才那个中年猥琐男,也不愿意面对他?

“你笑什么?”

许宁宁摸了摸脸,“没啊,我没笑啊”。

沈景然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

许宁宁睁着一双大眼睛,毫不畏惧。

半响,沈景然放开了她。

许宁宁心底松了一口气,“你谈了完了?可以回去了?”

“没有,跟我过来”。

“哦”。

许宁宁跟在他身边,他和国外人谈的生意上的事情,用的还是外语,她一点听不懂。

只能在旁边微笑再微笑。

笑的她脸都僵了。

旁边一个很绅士的男人走过来邀请许宁宁跳舞,沈景然拒绝了。

他们说的好像是法语,许宁宁更不懂了,不过那个男人好像说的有关她的事情。

他走后,许宁宁问,“他刚才说什么?”

沈景然道,“他说你笑的丑死了”。

许宁宁一下收敛了笑容,“哼,亏他长得那么好看的一张脸!”

“好看?你哪只眼瞎?”

“……”

许宁宁发现他不但做事过分,还嘴毒!

好不容易熬过这个宴会,许宁宁废的不止是脸,还有腿。

穿着这么高的鞋子站了一天,现在腿都快不是她自己的了。

Cyril走到他们面前,“你们待会儿还有安排吗,我请你们喝酒”。

沈景然,“好”。

许宁宁说,“我不会喝酒”。

Cyril,“一起去玩玩,你不看着他万一他被别的女人抢走了你怎么办”。

“呵……”

许宁宁巴不得有个女人能治一治他。

他这个个性,一般女人还真不敢靠近。

许宁宁道,“我不介意”。

Cyril,“你们国家有句话叫嘴巴上说好,身体却不是这么说”。

许宁宁思考了半响,“你是说‘口是心非’?”

“对对对,你就是口是心非”。

许宁宁懒得跟他争论。

国外的酒吧跟国内的酒吧没什么两样,那些男的见着个单身女性就上前搭讪。

这些外国男人甚至比国内的男人更大胆。

幸好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才没人敢上前。

Cyril,“宁宁,你们认识多久了?”

许宁宁也不用扳指头算也知道,“一个礼拜”。

“你们怎么认识的?”

“……”

许宁宁说不出口。

沈景然道,“我们……”

许宁宁抢先道,“大街上认识的!”

她相信要是她不说,他肯定会把实情说出来。

她丢不起这个脸!

Cyril,“不错不错,一见钟情?”

许宁宁,‘钟你大爷的情’。

他们两个聊生意上的事全都是她听不懂的语言。

她自己在旁边抱着一杯饮料。

她都出来这么多天了,手机也被他们给收起来了。

也不知道沈家那边有没有联系她。

要是她老公没回去还好,他要是回去了知道她失踪了这么多天,肯定会找她的吧!

沈家想找一个人不是难事。

许宁宁头一次希望他找不到她。

一旦找到她,所有的事情就都穿帮了!

后果她简直不敢想象!

“唉……”

一想到这儿,喝的饮料都没滋没味了。

许宁宁刚起身,沈景然开口了,“去哪儿”。

“卫生间,你是不是也得跟着”。

她现在才不会跑呢,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跑出去就是找死。

半响过去

Cyril不满,“你跟我聊天能不能专心点”。

沈景然的视线依然落在远处,“你说,我听着”。

Cyril跟他认识这么久,当然知道他怎么想的。

“你的宠物只是去卫生间,又不是被卖了”。

“去太久了”。

这都十多分钟了。

Cyril道,“女生就是这样,她们去卫生间不是上厕所,是去化妆,没有半个小时出不来,你别担心”。

许宁宁不是那么在乎妆容的人,而且她的包里还在沙发上。

Cyril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说道,“你白天让我调查的那个人查到了,人就在外面,要去看看吗?”

“先扣着”,沈景然起身,“我去看看她,你在这里等着”。

“OK,有事给我打电话”。

沈景然问了一个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女人,那个女人说里面已经没有人。

沈景然眼底满是寒意。

他走出卫生间,听到后巷传来一阵呼喊声,似有若无。

这个声音……

许宁宁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怎么什么事情都让她遇上了。

她刚才卫生间出来,就觉得身上没劲,浑身都不对劲。

她以前是在酒吧工作的,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就想不通了,是什么时候被下药了。

忽然上前一个男人,扶着她就往外走,她身上没劲,根本反抗不了。

那个男人搂着她的腰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没一个怀疑的。

男人捂着她的嘴巴把她带去了后巷,想把她往车上拖。

许宁宁死死地拽着一个后巷的管子,死活不撒手。

边拉着管子,边呼救。

男人一边捂着她的嘴,一边往外拖。

她的力气本来就不是一个成年人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还中了药。

男人三两下就把她给拖到了车边。

许宁宁心里升起一股绝望。

为什么每次这种事情都被她给碰着!

眼看就差最后一步那个男人就要带走她,身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她知道那是他的声音,她第一次觉得他的声音这么好听。

第一次这么期望他能找到她。

沈景然一脚踹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拉过许宁宁护在怀里。

许宁宁害怕的紧紧抓住他胸口的衣服。

被踹倒在地的男人爬起来,招呼了车上的另外一个男人。

两个男人把他们包围了。

沈景然把许宁宁放在身后,让她坐在一块木板上,“在这等我”。

许宁宁刚才是身上没有力气,可是这会儿全身燥热。

身上发烫,她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胳膊。

沈景然三下五除二把那两个人打到在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8/86174.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