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人妻少妇出轨系列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许宁宁巴不得有个女人能治一治他。他这个个性,一般女人还真不敢靠近。许宁宁道,“我不介意”。Cyril,“你们国家有句话叫嘴巴上说好,身体却不是这么说”。许宁宁思考了半响,“你是说‘口是心非’?”“对对

许宁宁巴不得有个女人能治一治他。

他这个个性,一般女人还真不敢靠近。

许宁宁道,“我不介意”。

Cyril,“你们国家有句话叫嘴巴上说好,身体却不是这么说”。

许宁宁思考了半响,“你是说‘口是心非’?”

“对对对,你就是口是心非”。

许宁宁懒得跟他争论。

国外的酒吧跟国内的酒吧没什么两样,那些男的见着个单身女性就上前搭讪。

这些外国男人甚至比国内的男人更大胆。

幸好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才没人敢上前。

Cyril,“宁宁,你们认识多久了?”

许宁宁也不用扳指头算也知道,“一个礼拜”。

“你们怎么认识的?”

“……”

许宁宁说不出口。

沈景然道,“我们……”

许宁宁抢先道,“大街上认识的!”

她相信要是她不说,他肯定会把实情说出来。

她丢不起这个脸!

Cyril,“不错不错,一见钟情?”

许宁宁,‘钟你大爷的情’。

他们两个聊生意上的事全都是她听不懂的语言。

她自己在旁边抱着一杯饮料。

她都出来这么多天了,手机也被他们给收起来了。

也不知道沈家那边有没有联系她。

要是她老公没回去还好,他要是回去了知道她失踪了这么多天,肯定会找她的吧!

沈家想找一个人不是难事。

许宁宁头一次希望他找不到她。

一旦找到她,所有的事情就都穿帮了!

后果她简直不敢想象!

“唉……”

一想到这儿,喝的饮料都没滋没味了。

许宁宁刚起身,沈景然开口了,“去哪儿”。

“卫生间,你是不是也得跟着”。

她现在才不会跑呢,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跑出去就是找死。

半响过去

Cyril不满,“你跟我聊天能不能专心点”。

沈景然的视线依然落在远处,“你说,我听着”。

Cyril跟他认识这么久,当然知道他怎么想的。

“你的宠物只是去卫生间,又不是被卖了”。

“去太久了”。

这都十多分钟了。

Cyril道,“女生就是这样,她们去卫生间不是上厕所,是去化妆,没有半个小时出不来,你别担心”。

许宁宁不是那么在乎妆容的人,而且她的包里还在沙发上。

Cyril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说道,“你白天让我调查的那个人查到了,人就在外面,要去看看吗?”

“先扣着”,沈景然起身,“我去看看她,你在这里等着”。

“OK,有事给我打电话”。

沈景然问了一个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女人,那个女人说里面已经没有人。

沈景然眼底满是寒意。

他走出卫生间,听到后巷传来一阵呼喊声,似有若无。

这个声音……

许宁宁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怎么什么事情都让她遇上了。

她刚才卫生间出来,就觉得身上没劲,浑身都不对劲。

她以前是在酒吧工作的,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就想不通了,是什么时候被下药了。

忽然上前一个男人,扶着她就往外走,她身上没劲,根本反抗不了。

那个男人搂着她的腰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没一个怀疑的。

男人捂着她的嘴巴把她带去了后巷,想把她往车上拖。

许宁宁死死地拽着一个后巷的管子,死活不撒手。

边拉着管子,边呼救。

男人一边捂着她的嘴,一边往外拖。

她的力气本来就不是一个成年人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还中了药。

男人三两下就把她给拖到了车边。

许宁宁心里升起一股绝望。

为什么每次这种事情都被她给碰着!

眼看就差最后一步那个男人就要带走她,身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她知道那是他的声音,她第一次觉得他的声音这么好听。

第一次这么期望他能找到她。

沈景然一脚踹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拉过许宁宁护在怀里。

许宁宁害怕的紧紧抓住他胸口的衣服。

被踹倒在地的男人爬起来,招呼了车上的另外一个男人。

两个男人把他们包围了。

沈景然把许宁宁放在身后,让她坐在一块木板上,“在这等我”。

许宁宁刚才是身上没有力气,可是这会儿全身燥热。

身上发烫,她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胳膊。

沈景然三下五除二把那两个人打到在地。

给陆旭打了电话。

又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

许宁宁身上烫的吓人。

片刻,陆旭开车到了后巷。

沈景然抱起许宁宁上了车,“那两个人处理了”。

陆旭吩咐了俩保镖处理这事,“少爷,要去医院吗”。

“去酒店”。

“是”。

许宁宁被沈景然抱在怀里,“我……不太舒服,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她浑身都不对劲,那些人给她下的肯定不是迷药那么简单。

“别动”。

那种药就算去了医院也没用。

许宁宁在他怀里难受极了,“我难受”。

沈景然按着她的手,“忍一忍”。

沈景然此刻眼底也一股莫名的怒火。

他不过一刻没看住她,就变成这个样子,要是他没有去找她,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

等他再找到她,肯定来不及。

看她胳膊上被人抓的红印,沈景然莫名的心疼。

她刚才迫不及待的抓住他,心里一定很害怕……

沈景然轻轻抓着她的胳膊。

许宁宁越是靠近他越难受。

想离他远远地,又舍不得,撒不开手。

纠结之后,又往他怀里钻了钻。

车很快到了他们入住的酒店。

许宁宁已经快没有了意识,只觉得很热,身体热的快融化了。

要是再没点凉意,她一定会死的。

在电梯里她就开始脱衣服,意识模糊,只知道把身上的衣服往下拽。

她穿的一字肩,轻轻一拉,就漏出了大半个肩膀,甚至连胸贴也能看见。

陆旭很识趣的背过身去。

沈景然把她衣服往上拉了拉,又紧紧捏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

许宁宁倒在他怀里不停的哼哼。

“混蛋,你放开我”。

许宁宁哼哼就算了,嘴里也不老实,也不知道抓着她的是谁,一边哼哼一边骂。

就差骂沈景然的祖宗十八代了。

陆旭额上直冒汗,想捂住耳朵又不敢。

更不敢看他家少爷的脸色。

肯定黑的不能用词语形容。

在电梯里的半分钟,陆旭感觉像是半个世纪。

把他们送回了房间,陆旭才松了一口气。

沈景然刚把她放下,她已经把外套脱下,又开始去脱礼服。

还不断的往他身上爬。

“帮帮我”。

沈景然原本打算把她扔浴室冷静冷静,可是看她含羞带娇的模样,他又舍不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8/86173.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