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蒂 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

沈景然问了一个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女人,那个女人说里面已经没有人。沈景然眼底满是寒意。他走出卫生间,听到后巷传来一阵呼喊声,似有若无。这个声音……许宁宁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怎么什么事情都让她遇

沈景然问了一个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女人,那个女人说里面已经没有人。

沈景然眼底满是寒意。

他走出卫生间,听到后巷传来一阵呼喊声,似有若无。

这个声音……

许宁宁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怎么什么事情都让她遇上了。

她刚才卫生间出来,就觉得身上没劲,浑身都不对劲。

她以前是在酒吧工作的,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就想不通了,是什么时候被下药了。

忽然上前一个男人,扶着她就往外走,她身上没劲,根本反抗不了。

那个男人搂着她的腰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没一个怀疑的。

男人捂着她的嘴巴把她带去了后巷,想把她往车上拖。

许宁宁死死地拽着一个后巷的管子,死活不撒手。

边拉着管子,边呼救。

男人一边捂着她的嘴,一边往外拖。

她的力气本来就不是一个成年人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还中了药。

男人三两下就把她给拖到了车边。

许宁宁心里升起一股绝望。

为什么每次这种事情都被她给碰着!

眼看就差最后一步那个男人就要带走她,身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她知道那是他的声音,她第一次觉得他的声音这么好听。

第一次这么期望他能找到她。

沈景然一脚踹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拉过许宁宁护在怀里。

许宁宁害怕的紧紧抓住他胸口的衣服。

被踹倒在地的男人爬起来,招呼了车上的另外一个男人。

两个男人把他们包围了。

沈景然把许宁宁放在身后,让她坐在一块木板上,“在这等我”。

许宁宁刚才是身上没有力气,可是这会儿全身燥热。

身上发烫,她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胳膊。

沈景然三下五除二把那两个人打到在地。

给陆旭打了电话。

又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

许宁宁身上烫的吓人。

片刻,陆旭开车到了后巷。

沈景然抱起许宁宁上了车,“那两个人处理了”。

陆旭吩咐了俩保镖处理这事,“少爷,要去医院吗”。

“去酒店”。

“是”。

许宁宁被沈景然抱在怀里,“我……不太舒服,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她浑身都不对劲,那些人给她下的肯定不是迷药那么简单。

“别动”。

那种药就算去了医院也没用。

许宁宁在他怀里难受极了,“我难受”。

沈景然按着她的手,“忍一忍”。

沈景然此刻眼底也一股莫名的怒火。

他不过一刻没看住她,就变成这个样子,要是他没有去找她,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

等他再找到她,肯定来不及。

看她胳膊上被人抓的红印,沈景然莫名的心疼。

她刚才迫不及待的抓住他,心里一定很害怕……

沈景然轻轻抓着她的胳膊。

许宁宁越是靠近他越难受。

想离他远远地,又舍不得,撒不开手。

纠结之后,又往他怀里钻了钻。

车很快到了他们入住的酒店。

许宁宁已经快没有了意识,只觉得很热,身体热的快融化了。

要是再没点凉意,她一定会死的。

在电梯里她就开始脱衣服,意识模糊,只知道把身上的衣服往下拽。

她穿的一字肩,轻轻一拉,就漏出了大半个肩膀,甚至连胸贴也能看见。

陆旭很识趣的背过身去。

沈景然把她衣服往上拉了拉,又紧紧捏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

许宁宁倒在他怀里不停的哼哼。

“混蛋,你放开我”。

许宁宁哼哼就算了,嘴里也不老实,也不知道抓着她的是谁,一边哼哼一边骂。

就差骂沈景然的祖宗十八代了。

陆旭额上直冒汗,想捂住耳朵又不敢。

更不敢看他家少爷的脸色。

肯定黑的不能用词语形容。

在电梯里的半分钟,陆旭感觉像是半个世纪。

把他们送回了房间,陆旭才松了一口气。

沈景然刚把她放下,她已经把外套脱下,又开始去脱礼服。

还不断的往他身上爬。

“帮帮我”。

沈景然原本打算把她扔浴室冷静冷静,可是看她含羞带娇的模样,他又舍不得。

沈景然抬起她的下巴,绯红的小脸上,一双桃花眼迷离的看着她。

“你确定让我帮你”。

许宁宁根本不能思考,只知道靠近他回让她舒服。

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沈景然勾起嘴角,“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

接触的那刻,许宁宁贪婪的凑了上去,希望摄取更多。

她这么主动,沈景然自然不会客气。

长驱直入,加深了这个吻。

她身上的衣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褪尽了。

许宁宁被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想后退,被他给抓住。

整个人给扔在床上。

沈景然眸子的墨色更加浓郁,“现在想逃?来不及了!”

上次是沈景然被下了药,而许宁宁也不省人事,他只是为了发泄。

今天她这么主动,沈景然觉得她的滋味……异常的好。

一点不留情的吃干扒尽。

整晚没有停歇。

许宁宁有意识的第一个念头:浑身酸痛。

她昨晚都干什么了。

一睁眼,看见旁边躺着的那个人,昨晚的记忆席卷而来。

她记得自己昨晚是怎么扑倒他。

记得怎么扒了他的衣服。

记得怎么拉着他一次又一次。

记得……

许宁宁头埋在被窝里,整个人是崩溃的。

一次是意外,两次那就是刻意为之!

更可恶的是昨晚是她主动的!

许宁宁从被子里滑出来,悄无声息的捡起地上的衣服,正要逃。

沈景然的声音吓得她一个激灵,“去哪?”

说实话,她想去死!

许宁宁抱着衣物遮挡住自己的身子,“饿了,吃早餐”。

“早餐待会儿有人送上来,时间还早,我们再来一次?”

沈景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许宁宁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你开什么玩笑!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沈景然半撑着身子,“我怎么对你了,昨晚可是你死皮赖脸赖上我的,不记得了?”

她记得。

就是因为她记得,现在连骂他,她都骂不出口。

许宁宁,“我也是被人下了药,你知道的,你明明可以送我去医院,却要把我带回来,你就是居心叵测”。

“我居心叵测?昨晚要不是我,你现在在哪里都不一定”。

他说的对,许宁宁无话可说。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明明是她委屈……

沈景然道,“说吧,这事打算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

“你睡了我,就这么白睡了?不用负责?”

“我我我……我还要对你负责?”

“不然呢”。沈景然指着自己身上的吻痕,“这怎么交代?”

许宁宁实在想不敢相信那是自己造成的。

她明明是个纯情的少女,怎么会那么猛烈……

可是她身上的痕迹更严重,脖子上胸上,甚至……

想想都面红耳赤,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太不要脸了!

“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你……”许宁宁小声道,“上次你睡了我对我负责了吗!”

“可以考虑……”

许宁宁坚决否认,“不用,不需要你负责,咱们一人一次,扯平了,你赶快送我回家”。

沈景然穿上睡袍,叫了早餐,“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走,你走得了?”

“……”

许宁宁实在在这里待不下去,“你不送我回去,我自己想办法!”

“随便”。

“……”

半小时后,陆旭进了房间,“少爷,那两个人已经处理了”。

沈景然吃着早餐,“去看着许宁宁,不要让他乱来”。

“是”。

等陆旭到许宁宁的房间,哪里还有她的影子,人早就不见了。

陆旭跟在沈景然身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脸色。

锐利的眸子一眯,眼底的寒意满满溢出,随时都能把人冻住。

陆旭这么精明的人也不免有些胆怯,“少爷,你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找了,岛就这么大,肯定能找到”。

许宁宁的手机在他这里,定位定不到,她身上没钱没护照,却也敢跑!

胆子真是大了!

“两个小时内,必须找到”。

“是”。

“先去查酒店监控,看她往哪里去了”。

“马上就去”。

许宁宁来的时候什么东西也没有。

一身衣服还是沈景然给她准备的,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昨天那个中年男人身上,希望他能信守承诺。

还好前两天从陆旭那里要了点零钱。

不管怎么样,先远离这个区域再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8/86172.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