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邻居小寡妇让我爽透了 拉开双腿抵在墙上b

许宁宁哼哼就算了,嘴里也不老实,也不知道抓着她的是谁,一边哼哼一边骂。就差骂沈景然的祖宗十八代了。陆旭额上直冒汗,想捂住耳朵又不敢。更不敢看他家少爷的脸色。肯定黑的不能用词语形容。在电梯里的半分钟,陆

许宁宁哼哼就算了,嘴里也不老实,也不知道抓着她的是谁,一边哼哼一边骂。

就差骂沈景然的祖宗十八代了。

陆旭额上直冒汗,想捂住耳朵又不敢。

更不敢看他家少爷的脸色。

肯定黑的不能用词语形容。

在电梯里的半分钟,陆旭感觉像是半个世纪。

把他们送回了房间,陆旭才松了一口气。

沈景然刚把她放下,她已经把外套脱下,又开始去脱礼服。

还不断的往他身上爬。

“帮帮我”。

沈景然原本打算把她扔浴室冷静冷静,可是看她含羞带娇的模样,他又舍不得。

沈景然抬起她的下巴,绯红的小脸上,一双桃花眼迷离的看着她。

“你确定让我帮你”。

许宁宁根本不能思考,只知道靠近他回让她舒服。

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沈景然勾起嘴角,“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

接触的那刻,许宁宁贪婪的凑了上去,希望摄取更多。

她这么主动,沈景然自然不会客气。

长驱直入,加深了这个吻。

她身上的衣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褪尽了。

许宁宁被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想后退,被他给抓住。

整个人给扔在床上。

沈景然眸子的墨色更加浓郁,“现在想逃?来不及了!”

上次是沈景然被下了药,而许宁宁也不省人事,他只是为了发泄。

今天她这么主动,沈景然觉得她的滋味……异常的好。

一点不留情的吃干扒尽。

整晚没有停歇。

许宁宁有意识的第一个念头:浑身酸痛。

她昨晚都干什么了。

一睁眼,看见旁边躺着的那个人,昨晚的记忆席卷而来。

她记得自己昨晚是怎么扑倒他。

记得怎么扒了他的衣服。

记得怎么拉着他一次又一次。

记得……

许宁宁头埋在被窝里,整个人是崩溃的。

一次是意外,两次那就是刻意为之!

更可恶的是昨晚是她主动的!

许宁宁从被子里滑出来,悄无声息的捡起地上的衣服,正要逃。

沈景然的声音吓得她一个激灵,“去哪?”

说实话,她想去死!

许宁宁抱着衣物遮挡住自己的身子,“饿了,吃早餐”。

“早餐待会儿有人送上来,时间还早,我们再来一次?”

沈景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许宁宁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你开什么玩笑!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沈景然半撑着身子,“我怎么对你了,昨晚可是你死皮赖脸赖上我的,不记得了?”

她记得。

就是因为她记得,现在连骂他,她都骂不出口。

许宁宁,“我也是被人下了药,你知道的,你明明可以送我去医院,却要把我带回来,你就是居心叵测”。

“我居心叵测?昨晚要不是我,你现在在哪里都不一定”。

他说的对,许宁宁无话可说。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明明是她委屈……

沈景然道,“说吧,这事打算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

“你睡了我,就这么白睡了?不用负责?”

“我我我……我还要对你负责?”

“不然呢”。沈景然指着自己身上的吻痕,“这怎么交代?”

许宁宁实在想不敢相信那是自己造成的。

她明明是个纯情的少女,怎么会那么猛烈……

可是她身上的痕迹更严重,脖子上胸上,甚至……

想想都面红耳赤,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太不要脸了!

“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你……”许宁宁小声道,“上次你睡了我对我负责了吗!”

“可以考虑……”

许宁宁坚决否认,“不用,不需要你负责,咱们一人一次,扯平了,你赶快送我回家”。

沈景然穿上睡袍,叫了早餐,“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走,你走得了?”

“……”

许宁宁实在在这里待不下去,“你不送我回去,我自己想办法!”

“随便”。

“……”

半小时后,陆旭进了房间,“少爷,那两个人已经处理了”。

沈景然吃着早餐,“去看着许宁宁,不要让他乱来”。

“是”。

等陆旭到许宁宁的房间,哪里还有她的影子,人早就不见了。

陆旭跟在沈景然身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脸色。

锐利的眸子一眯,眼底的寒意满满溢出,随时都能把人冻住。

陆旭这么精明的人也不免有些胆怯,“少爷,你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找了,岛就这么大,肯定能找到”。

许宁宁的手机在他这里,定位定不到,她身上没钱没护照,却也敢跑!

胆子真是大了!

“两个小时内,必须找到”。

“是”。

“先去查酒店监控,看她往哪里去了”。

“马上就去”。

许宁宁来的时候什么东西也没有。

一身衣服还是沈景然给她准备的,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昨天那个中年男人身上,希望他能信守承诺。

还好前两天从陆旭那里要了点零钱。

不管怎么样,先远离这个区域再说。

许宁宁跑出来的时候饭也没吃,身上的钱也不够她跑多远。

她在沙滩旁边下了车,当务之急是给那个中年大叔打电话。

可是她走了几圈,发现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公共电话!

想借个手机打电话,语言有不通。

气馁的坐在沙滩上,大概是天要亡她。

想想就算回去了又能怎样。

回去了她就能活下去了?不见得。

许宁宁忽然伤感,就算她真死这儿了,连个给她收尸的都没有!

“唉……”

“这一会儿你已经叹了好几口气,什么事这么苦恼”。

听着熟悉的语言,许宁宁心底一下燃起了希望。

旁边是个陌生的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她顾不了那么多,“先生,能借你的手机给我用用吗?我打个电话,我手机掉了”。

“哦?”男人语调微扬。

许宁宁摆摆手,“你别误会,我不是骗子,你要是信不过,我……”

许宁宁摸了摸身上,根本没有可以抵押的东西。

尴尬的看向了男人。

男人轻微一笑,“拿去用吧”。

“你真的借给我,不怕我是骗你”。

“你能骗我什么?”

“谢谢”。

许宁宁给昨天那人打了电话,没想到还真打通了,还好那个中年男人守信,她把自己现在在的地方告诉了他。

把手机还给身边的人,“真是太感谢你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都是老乡,在国外互相帮助应该的,别客气,你在这里等人”。

“恩”。

“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小心一点,需要我陪你吗?”

“不用不用,实在太麻烦你了”。

“你该不会怕我?”

“没有”。

这人看着温文尔雅,许宁宁不相信他是骗子。

男人道,“也好,那你一个人当心点”。

“恩恩”。

这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

半个小时后,中年男人还真的出现了。

“大哥,你的飞机借到了吗”。

中年男人脸色发白,额上还有细汗,跟昨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昨天看见她就像老虎看见肉,巴不得占她便宜,今天是怎么了,看见她根本不敢靠近。

“借到了借到了”。

许宁宁说不上哪里奇怪,一心只想离开这里,“现在能走?”

“走,车在路边停着”。

“哦……”

许宁宁傻乎乎的跟着他去了路边的车,看见车牌的时候,许宁宁恨不得揍他一顿。

这不是那个混蛋的车吗!

许宁宁想跑根本来不及,陆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

“许小姐请”。

“你骗我!”

中年男人看都不敢看她,朝着车内鞠了一躬,态度极为虔诚,“把她带来了,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再有下一次……”

“不会了,绝对不会了,要是知道她是您的,我绝对不敢……”

“滚”。

中年男人跑的比谁都快,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许宁宁坐上车,对上他幽幽冷眸,心里颤了一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8/86171.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