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许宁宁实在想不敢相信那是自己造成的。她明明是个纯情的少女,怎么会那么猛烈……可是她身上的痕迹更严重,脖子上胸上,甚至……想想都面红耳赤,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太不要脸了!“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你……”

许宁宁实在想不敢相信那是自己造成的。

她明明是个纯情的少女,怎么会那么猛烈……

可是她身上的痕迹更严重,脖子上胸上,甚至……

想想都面红耳赤,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太不要脸了!

“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你……”许宁宁小声道,“上次你睡了我对我负责了吗!”

“可以考虑……”

许宁宁坚决否认,“不用,不需要你负责,咱们一人一次,扯平了,你赶快送我回家”。

沈景然穿上睡袍,叫了早餐,“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走,你走得了?”

“……”

许宁宁实在在这里待不下去,“你不送我回去,我自己想办法!”

“随便”。

“……”

半小时后,陆旭进了房间,“少爷,那两个人已经处理了”。

沈景然吃着早餐,“去看着许宁宁,不要让他乱来”。

“是”。

等陆旭到许宁宁的房间,哪里还有她的影子,人早就不见了。

陆旭跟在沈景然身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脸色。

锐利的眸子一眯,眼底的寒意满满溢出,随时都能把人冻住。

陆旭这么精明的人也不免有些胆怯,“少爷,你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找了,岛就这么大,肯定能找到”。

许宁宁的手机在他这里,定位定不到,她身上没钱没护照,却也敢跑!

胆子真是大了!

“两个小时内,必须找到”。

“是”。

“先去查酒店监控,看她往哪里去了”。

“马上就去”。

许宁宁来的时候什么东西也没有。

一身衣服还是沈景然给她准备的,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昨天那个中年男人身上,希望他能信守承诺。

还好前两天从陆旭那里要了点零钱。

不管怎么样,先远离这个区域再说。

许宁宁跑出来的时候饭也没吃,身上的钱也不够她跑多远。

她在沙滩旁边下了车,当务之急是给那个中年大叔打电话。

可是她走了几圈,发现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公共电话!

想借个手机打电话,语言有不通。

气馁的坐在沙滩上,大概是天要亡她。

想想就算回去了又能怎样。

回去了她就能活下去了?不见得。

许宁宁忽然伤感,就算她真死这儿了,连个给她收尸的都没有!

“唉……”

“这一会儿你已经叹了好几口气,什么事这么苦恼”。

听着熟悉的语言,许宁宁心底一下燃起了希望。

旁边是个陌生的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她顾不了那么多,“先生,能借你的手机给我用用吗?我打个电话,我手机掉了”。

“哦?”男人语调微扬。

许宁宁摆摆手,“你别误会,我不是骗子,你要是信不过,我……”

许宁宁摸了摸身上,根本没有可以抵押的东西。

尴尬的看向了男人。

男人轻微一笑,“拿去用吧”。

“你真的借给我,不怕我是骗你”。

“你能骗我什么?”

“谢谢”。

许宁宁给昨天那人打了电话,没想到还真打通了,还好那个中年男人守信,她把自己现在在的地方告诉了他。

把手机还给身边的人,“真是太感谢你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都是老乡,在国外互相帮助应该的,别客气,你在这里等人”。

“恩”。

“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小心一点,需要我陪你吗?”

“不用不用,实在太麻烦你了”。

“你该不会怕我?”

“没有”。

这人看着温文尔雅,许宁宁不相信他是骗子。

男人道,“也好,那你一个人当心点”。

“恩恩”。

这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

半个小时后,中年男人还真的出现了。

“大哥,你的飞机借到了吗”。

中年男人脸色发白,额上还有细汗,跟昨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昨天看见她就像老虎看见肉,巴不得占她便宜,今天是怎么了,看见她根本不敢靠近。

“借到了借到了”。

许宁宁说不上哪里奇怪,一心只想离开这里,“现在能走?”

“走,车在路边停着”。

“哦……”

许宁宁傻乎乎的跟着他去了路边的车,看见车牌的时候,许宁宁恨不得揍他一顿。

这不是那个混蛋的车吗!

许宁宁想跑根本来不及,陆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

“许小姐请”。

“你骗我!”

中年男人看都不敢看她,朝着车内鞠了一躬,态度极为虔诚,“把她带来了,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再有下一次……”

“不会了,绝对不会了,要是知道她是您的,我绝对不敢……”

“滚”。

中年男人跑的比谁都快,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许宁宁坐上车,对上他幽幽冷眸,心里颤了一下。

沈景然声音冷冽,“胆子挺大,本事太小!”

“……”

落在他手里,她认命。

许宁宁逞强一笑,“我不过出来玩玩,至于这么闹事动众吗”。

“玩够了?”

“玩够了”。

沈景然捏着她的脸颊,他的力气很大,她的脸都被她捏变型了。

“许宁宁,你想逃?可惜没那个本事,你这辈子都逃不掉!”

“疼,你放开我”。

“这就疼了?你还是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疼!”

“变态,放开”。

沈景然在她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留下一圈齿印。

“我不介意真的做些变态的事”。

许宁宁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招惹他,那就是自己找死。

示弱道,“你不是变态”。

“还跑吗?”

“不跑了”。

重点是她跑不掉,这里是个岛,她能跑到哪里去!

刚才在她消失的几个小时里,他总是心神不宁。

看到她安然无恙,一颗心才落了地。

这女人居然没心没肺,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沈景然把她关在自己房间里。

许宁宁,“喂,你去哪儿”。

“我去哪儿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我才不乐意管,我饿了,你走之前让他们给我送饭”。

从早上跑到现在她什么都没吃,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

沈景然决然道,“饿着!让你知道敢跑的下场”。

“你这是虐待”。

沈景然回头,语调上扬,“那又怎样?”

“……”

沈景然真是说得到做得到!他离开的几个小时,居然真没让人给她送吃的。

他回来的时候,许宁宁已经饿的趴在沙发上了。

饿的她头晕。

沈景然把手上的三明治摆在桌上,许宁宁一下爬起来了。

许宁宁一口气吃了大半个,

沈景然看不得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伸手抹去了她嘴角的残渣。

许宁宁躲开了。

沈景然手一愣,收了回去,“有那么饿?”

“废话,我低血糖,你再晚回来一会儿,我就饿晕过去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惩罚个毛线,她又没有做错事!

许宁宁吃完才道,“你这么关着我有意思吗,你打算关我到什么时候”。

“等我不想玩为止”。

“我又不是你的宠物,你想玩就玩”。

“现在是了”,沈景然冷眸里带着一丝笑意,“许宁宁”。

他这眼神看得她发慌,“什……什么”。

“跟了我吧”。

“啊?”

“只要你跟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他的神情……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许宁宁本能的退到沙发的一角。

呵呵一笑,“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就喜欢看她怂的样子,“你觉得我像是在给你开玩笑?”

许宁宁点头如捣蒜,“恩”。

“我没跟你开玩笑”。

“那也不成,我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很多人想都没有这个机会”。

那你怎么不去找想的那些人!

许宁宁把抱枕抱在胸前,“实话告诉你吧,我结婚了”。

沈景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结婚了还出来鬼混?你老公知道你这么给他戴绿帽子”。

“什么鬼混,我是身不由己!你最清楚!”

“没关系,结婚了我也不在意,别人的老婆……想想都刺激!”

许宁宁没说错,他果然是个变态。

“我老公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也想会会他,你老公是谁,带出来见见”。

“……”

她怎么可能带出来给他看!

沈景然道,“你不敢?”

许宁宁,“……”

废话,这种事谁敢啊!

沈景然又说,“正好,你要是敢不答应,我就去会会你老公”。

许宁宁这分明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还沾沾自喜的跳了进去。

“不行!”

“那也就是说你答应做我的宠物?”

“谁答应了!”

沈景然从包里掏出一张空头支票递给她。

“既然你现在被我包养,我也不会亏待你,想要多少写多少,国内任何一家银行都能兑换”。

“谁被你包养了!话说清楚”。

“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去”。

许宁宁在他面前再怎么抗议也没用。

看了那张支票,气呼呼的收了。

不用白不用。

他自己让她写的,别后悔!

许宁宁跑到他床上抱了他的被子,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沈景然从卫生间出来,她在沙发上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许宁宁感觉到脸上有不寻常的信息,睁开了一只眼,沈景然的脸近在眼前。

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沈景然嘴角轻扯,“给你两个选择,乖乖连着被子滚到床上去,或者……”

他轻敛眉眼,“我在这里办了你”。

很平常的语调从他嘴里说出来一股浓烈的威胁意味。

许宁宁抿嘴不语。

“三……”

“……”

“二……”

许宁宁怂了,“我选第一个”。

她不会傻到去招惹一个精壮的男人。

许宁宁刚在床上躺下,沈景然就在她身边躺下了,两个人盖着同一床被子。

她很不自在,往旁边挪了挪。

沈景然一翻身,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再动一下试试”。

许宁宁身体安生了。

心里各种动物狂奔而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70.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