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

半个小时后,中年男人还真的出现了。“大哥,你的飞机借到了吗”。中年男人脸色发白,额上还有细汗,跟昨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昨天看见她就像老虎看见肉,巴不得占她便宜,今天是怎么了,看见她根本不敢靠近。“借到

半个小时后,中年男人还真的出现了。

“大哥,你的飞机借到了吗”。

中年男人脸色发白,额上还有细汗,跟昨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昨天看见她就像老虎看见肉,巴不得占她便宜,今天是怎么了,看见她根本不敢靠近。

“借到了借到了”。

许宁宁说不上哪里奇怪,一心只想离开这里,“现在能走?”

“走,车在路边停着”。

“哦……”

许宁宁傻乎乎的跟着他去了路边的车,看见车牌的时候,许宁宁恨不得揍他一顿。

这不是那个混蛋的车吗!

许宁宁想跑根本来不及,陆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

“许小姐请”。

“你骗我!”

中年男人看都不敢看她,朝着车内鞠了一躬,态度极为虔诚,“把她带来了,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再有下一次……”

“不会了,绝对不会了,要是知道她是您的,我绝对不敢……”

“滚”。

中年男人跑的比谁都快,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许宁宁坐上车,对上他幽幽冷眸,心里颤了一下。

沈景然声音冷冽,“胆子挺大,本事太小!”

“……”

落在他手里,她认命。

许宁宁逞强一笑,“我不过出来玩玩,至于这么闹事动众吗”。

“玩够了?”

“玩够了”。

沈景然捏着她的脸颊,他的力气很大,她的脸都被她捏变型了。

“许宁宁,你想逃?可惜没那个本事,你这辈子都逃不掉!”

“疼,你放开我”。

“这就疼了?你还是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疼!”

“变态,放开”。

沈景然在她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留下一圈齿印。

“我不介意真的做些变态的事”。

许宁宁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招惹他,那就是自己找死。

示弱道,“你不是变态”。

“还跑吗?”

“不跑了”。

重点是她跑不掉,这里是个岛,她能跑到哪里去!

刚才在她消失的几个小时里,他总是心神不宁。

看到她安然无恙,一颗心才落了地。

这女人居然没心没肺,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沈景然把她关在自己房间里。

许宁宁,“喂,你去哪儿”。

“我去哪儿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我才不乐意管,我饿了,你走之前让他们给我送饭”。

从早上跑到现在她什么都没吃,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

沈景然决然道,“饿着!让你知道敢跑的下场”。

“你这是虐待”。

沈景然回头,语调上扬,“那又怎样?”

“……”

沈景然真是说得到做得到!他离开的几个小时,居然真没让人给她送吃的。

他回来的时候,许宁宁已经饿的趴在沙发上了。

饿的她头晕。

沈景然把手上的三明治摆在桌上,许宁宁一下爬起来了。

许宁宁一口气吃了大半个,

沈景然看不得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伸手抹去了她嘴角的残渣。

许宁宁躲开了。

沈景然手一愣,收了回去,“有那么饿?”

“废话,我低血糖,你再晚回来一会儿,我就饿晕过去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惩罚个毛线,她又没有做错事!

许宁宁吃完才道,“你这么关着我有意思吗,你打算关我到什么时候”。

“等我不想玩为止”。

“我又不是你的宠物,你想玩就玩”。

“现在是了”,沈景然冷眸里带着一丝笑意,“许宁宁”。

他这眼神看得她发慌,“什……什么”。

“跟了我吧”。

“啊?”

“只要你跟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他的神情……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许宁宁本能的退到沙发的一角。

呵呵一笑,“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就喜欢看她怂的样子,“你觉得我像是在给你开玩笑?”

许宁宁点头如捣蒜,“恩”。

“我没跟你开玩笑”。

“那也不成,我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很多人想都没有这个机会”。

那你怎么不去找想的那些人!

许宁宁把抱枕抱在胸前,“实话告诉你吧,我结婚了”。

沈景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结婚了还出来鬼混?你老公知道你这么给他戴绿帽子”。

“什么鬼混,我是身不由己!你最清楚!”

“没关系,结婚了我也不在意,别人的老婆……想想都刺激!”

许宁宁没说错,他果然是个变态。

“我老公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也想会会他,你老公是谁,带出来见见”。

“……”

她怎么可能带出来给他看!

沈景然道,“你不敢?”

许宁宁,“……”

废话,这种事谁敢啊!

沈景然又说,“正好,你要是敢不答应,我就去会会你老公”。

许宁宁这分明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还沾沾自喜的跳了进去。

“不行!”

“那也就是说你答应做我的宠物?”

“谁答应了!”

沈景然从包里掏出一张空头支票递给她。

“既然你现在被我包养,我也不会亏待你,想要多少写多少,国内任何一家银行都能兑换”。

“谁被你包养了!话说清楚”。

“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去”。

许宁宁在他面前再怎么抗议也没用。

看了那张支票,气呼呼的收了。

不用白不用。

他自己让她写的,别后悔!

许宁宁跑到他床上抱了他的被子,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沈景然从卫生间出来,她在沙发上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许宁宁感觉到脸上有不寻常的信息,睁开了一只眼,沈景然的脸近在眼前。

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沈景然嘴角轻扯,“给你两个选择,乖乖连着被子滚到床上去,或者……”

他轻敛眉眼,“我在这里办了你”。

很平常的语调从他嘴里说出来一股浓烈的威胁意味。

许宁宁抿嘴不语。

“三……”

“……”

“二……”

许宁宁怂了,“我选第一个”。

她不会傻到去招惹一个精壮的男人。

许宁宁刚在床上躺下,沈景然就在她身边躺下了,两个人盖着同一床被子。

她很不自在,往旁边挪了挪。

沈景然一翻身,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再动一下试试”。

许宁宁身体安生了。

心里各种动物狂奔而过。

许宁宁回到A市的时候脸上还顶着一双熊猫眼。

沈景然把她在绑架她的地方放下。

“你住这里?”

“恩……”

“搬到我那里去”。

“不可能”。

“也是,你老公要是知道了,你估计没好日子过”。

“……”

沈景然终于把她的手机还给了她,“上面存了我的电话,我会给你打电话,你要是敢不接或者敢拒绝我,你知道后果”。

“什……什么后果”。

“其实……我很想认识认识你老公”。

“不用,没什么好认识的,他不喜欢见外人”。

沈景然朝她勾了勾手指。

许宁宁上前一步。

被他捏住了下巴,“记住,随叫随到”。

“……”

许宁宁在卢晓悠门口蹲了好半天,她才回来。

一看见卢晓悠,就忍不住了,“晓悠~”

“宁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蹲在这里,快进屋”。

许宁宁抱着卢晓悠不肯撒手。

卢晓悠一边安慰她一边道,“怎么了这是,你这几天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哪里都不见人影,你该不会被你老公捉奸在床了吧!”

许宁宁哭丧着一张脸,“差不多”。

“真的?还真被我这乌鸦嘴说中了?怎么了,是不是他打你了?”

虽然还没真的被捉奸,不过按这架势,早晚的事。

“晓悠,我活不下去了”。

“怕什么啊,不就是捉奸吗,大不了离婚啊,难不成他还能不让你离不成”。

“不是这个问题”。

要是被沈家那边知道她出轨不说,还被人‘包养’了,绝对不是离婚这么简单。

“晓悠,要是以后我死了,你记得在我的忌日的时候给我烧纸”。

“胡说什么了,不至于不至于”。

绝对至于,许家那边她是不指望了,他们从来没把她当女儿。

要是她真的死了,估计也只有卢晓悠会去看她一眼。

她忽然觉得心凉,做人做到她这个份上,真是没谁了。

爹不疼,娘不爱,夫家不待见,连朋友也只有这一个。

卢晓悠道,“车到山前必有路,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恩,饿了”。

卢晓悠给她煮了一碗面,“你工作怎么打算,还找吗?”

“找!”

她是收了沈景然的支票,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用的。

卢晓悠道,“我已经去了我朋友的咖啡厅,那边环境还不错,也不是太累,有没有兴趣”。

“有,你帮我说说呗”。

“我们两个还说这些,我之前就给我朋友说了,他让你直接过去”。

“好啊,我明天好好睡一觉,后天就去上班”。

“说的你这几天都没睡好似的”。

“恩”。

尤其是昨晚,沈景然睡在她旁边,她怎么也睡不着,就怕他半夜兽性大发,结果他睡得好好的,她机会整晚没闭眼。

第二天晚上,晓悠正敷面膜,听见敲门声,“谁啊”。

陆阳站在门外,晓悠一把扯掉面膜。

这么一个大帅哥站在面前,她的声音也软了几分,“你好,请问你找谁”。

陆阳微笑,“我找许宁宁小姐”。

晓悠一下变脸了,这么帅的人该不会是宁宁说的老公吧。

许宁宁听见声音走过来,“谁啊”。

卢晓悠,“找你的”。

许宁宁不认识面前的人,“你找我?”

陆阳道,“夫人,少爷让我接您回去”。

“谁?”

“我是沈少爷的助理,特意来接您”。

卢晓悠张大嘴巴,“宁宁,他刚才叫你什么?夫人,你是哪家夫人,他说沈家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沈家吧”。

许宁宁点点头,整个A市就只有那么一个沈家。

“你……你居然是……”

怕什么来什么,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许宁宁除了心虚还是心虚!

“我不回去,我今天住我朋友这里”。

陆阳很有礼貌,“少爷说了,您要是不回去,他待会儿亲自来接您,他不想吓着你朋友”。

“你就跟他说我……”

“少夫人,你有什么话还是自己对少爷说吧,他就在楼下”。

“什么?”

“少夫人请”。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在A市,只要是少爷想知道的没什么瞒得了他”。

陆阳这么一说,她更心虚了。

本来搬来这里已经够给晓悠添麻烦了。

要是他真的上来,还不知道局面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许宁宁跟他下了楼,“我觉得你像一个人”。

陆阳愣了半响,,“不是像,我就是一个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你长得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

陆阳明白她的意思,他和陆旭是两兄弟,两个人长得也确实是像。

少爷让他来接许宁宁就是为了不想让她知道,万一她认出来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陆阳道,“我大众脸”。

许宁宁一时间也想不起他长得到底像谁。

看见小区外停着的那辆车的时候,什么思绪都飘走了,那还有心情去管他长得像谁。

此时此刻,她有些害怕面对她老公。

陆阳走在她前面,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沈景然就坐在后座,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

车门一关,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

上车第一句话,沈景然就问,“为什么搬出来住”。

许宁宁觉得这声音越听越熟悉,“没啊……我只是……”

“行礼都搬出来了还说没有?你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嫌弃我,讨厌我,对这段婚姻很反抗”。

“我没……”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能理解”。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哪里配不上”。

许宁宁找了一个理由,“家世”。

“你家虽然不比往日,也还算得上不错”。

许宁宁又说,“学历,我就普通学校毕业,你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毕业”。

沈景然,“嫁给我,没人敢对你说三道四”。

“还有品行,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

“正好,我脾气也不好,正好相配”。

她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人,怎么就不是他的对手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9.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