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小荡货好紧好爽h护士 女人与大黄拘交小说

沈景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结婚了还出来鬼混?你老公知道你这么给他戴绿帽子”。“什么鬼混,我是身不由己!你最清楚!”“没关系,结婚了我也不在意,别人的老婆……想想都刺激!”许宁宁没说错,他果然

沈景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结婚了还出来鬼混?你老公知道你这么给他戴绿帽子”。

“什么鬼混,我是身不由己!你最清楚!”

“没关系,结婚了我也不在意,别人的老婆……想想都刺激!”

许宁宁没说错,他果然是个变态。

“我老公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也想会会他,你老公是谁,带出来见见”。

“……”

她怎么可能带出来给他看!

沈景然道,“你不敢?”

许宁宁,“……”

废话,这种事谁敢啊!

沈景然又说,“正好,你要是敢不答应,我就去会会你老公”。

许宁宁这分明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还沾沾自喜的跳了进去。

“不行!”

“那也就是说你答应做我的宠物?”

“谁答应了!”

沈景然从包里掏出一张空头支票递给她。

“既然你现在被我包养,我也不会亏待你,想要多少写多少,国内任何一家银行都能兑换”。

“谁被你包养了!话说清楚”。

“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去”。

许宁宁在他面前再怎么抗议也没用。

看了那张支票,气呼呼的收了。

不用白不用。

他自己让她写的,别后悔!

许宁宁跑到他床上抱了他的被子,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沈景然从卫生间出来,她在沙发上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许宁宁感觉到脸上有不寻常的信息,睁开了一只眼,沈景然的脸近在眼前。

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沈景然嘴角轻扯,“给你两个选择,乖乖连着被子滚到床上去,或者……”

他轻敛眉眼,“我在这里办了你”。

很平常的语调从他嘴里说出来一股浓烈的威胁意味。

许宁宁抿嘴不语。

“三……”

“……”

“二……”

许宁宁怂了,“我选第一个”。

她不会傻到去招惹一个精壮的男人。

许宁宁刚在床上躺下,沈景然就在她身边躺下了,两个人盖着同一床被子。

她很不自在,往旁边挪了挪。

沈景然一翻身,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再动一下试试”。

许宁宁身体安生了。

心里各种动物狂奔而过。

许宁宁回到A市的时候脸上还顶着一双熊猫眼。

沈景然把她在绑架她的地方放下。

“你住这里?”

“恩……”

“搬到我那里去”。

“不可能”。

“也是,你老公要是知道了,你估计没好日子过”。

“……”

沈景然终于把她的手机还给了她,“上面存了我的电话,我会给你打电话,你要是敢不接或者敢拒绝我,你知道后果”。

“什……什么后果”。

“其实……我很想认识认识你老公”。

“不用,没什么好认识的,他不喜欢见外人”。

沈景然朝她勾了勾手指。

许宁宁上前一步。

被他捏住了下巴,“记住,随叫随到”。

“……”

许宁宁在卢晓悠门口蹲了好半天,她才回来。

一看见卢晓悠,就忍不住了,“晓悠~”

“宁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蹲在这里,快进屋”。

许宁宁抱着卢晓悠不肯撒手。

卢晓悠一边安慰她一边道,“怎么了这是,你这几天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哪里都不见人影,你该不会被你老公捉奸在床了吧!”

许宁宁哭丧着一张脸,“差不多”。

“真的?还真被我这乌鸦嘴说中了?怎么了,是不是他打你了?”

虽然还没真的被捉奸,不过按这架势,早晚的事。

“晓悠,我活不下去了”。

“怕什么啊,不就是捉奸吗,大不了离婚啊,难不成他还能不让你离不成”。

“不是这个问题”。

要是被沈家那边知道她出轨不说,还被人‘包养’了,绝对不是离婚这么简单。

“晓悠,要是以后我死了,你记得在我的忌日的时候给我烧纸”。

“胡说什么了,不至于不至于”。

绝对至于,许家那边她是不指望了,他们从来没把她当女儿。

要是她真的死了,估计也只有卢晓悠会去看她一眼。

她忽然觉得心凉,做人做到她这个份上,真是没谁了。

爹不疼,娘不爱,夫家不待见,连朋友也只有这一个。

卢晓悠道,“车到山前必有路,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恩,饿了”。

卢晓悠给她煮了一碗面,“你工作怎么打算,还找吗?”

“找!”

她是收了沈景然的支票,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用的。

卢晓悠道,“我已经去了我朋友的咖啡厅,那边环境还不错,也不是太累,有没有兴趣”。

“有,你帮我说说呗”。

“我们两个还说这些,我之前就给我朋友说了,他让你直接过去”。

“好啊,我明天好好睡一觉,后天就去上班”。

“说的你这几天都没睡好似的”。

“恩”。

尤其是昨晚,沈景然睡在她旁边,她怎么也睡不着,就怕他半夜兽性大发,结果他睡得好好的,她机会整晚没闭眼。

第二天晚上,晓悠正敷面膜,听见敲门声,“谁啊”。

陆阳站在门外,晓悠一把扯掉面膜。

这么一个大帅哥站在面前,她的声音也软了几分,“你好,请问你找谁”。

陆阳微笑,“我找许宁宁小姐”。

晓悠一下变脸了,这么帅的人该不会是宁宁说的老公吧。

许宁宁听见声音走过来,“谁啊”。

卢晓悠,“找你的”。

许宁宁不认识面前的人,“你找我?”

陆阳道,“夫人,少爷让我接您回去”。

“谁?”

“我是沈少爷的助理,特意来接您”。

卢晓悠张大嘴巴,“宁宁,他刚才叫你什么?夫人,你是哪家夫人,他说沈家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沈家吧”。

许宁宁点点头,整个A市就只有那么一个沈家。

“你……你居然是……”

怕什么来什么,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许宁宁除了心虚还是心虚!

“我不回去,我今天住我朋友这里”。

陆阳很有礼貌,“少爷说了,您要是不回去,他待会儿亲自来接您,他不想吓着你朋友”。

“你就跟他说我……”

“少夫人,你有什么话还是自己对少爷说吧,他就在楼下”。

“什么?”

“少夫人请”。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在A市,只要是少爷想知道的没什么瞒得了他”。

陆阳这么一说,她更心虚了。

本来搬来这里已经够给晓悠添麻烦了。

要是他真的上来,还不知道局面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许宁宁跟他下了楼,“我觉得你像一个人”。

陆阳愣了半响,,“不是像,我就是一个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你长得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

陆阳明白她的意思,他和陆旭是两兄弟,两个人长得也确实是像。

少爷让他来接许宁宁就是为了不想让她知道,万一她认出来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陆阳道,“我大众脸”。

许宁宁一时间也想不起他长得到底像谁。

看见小区外停着的那辆车的时候,什么思绪都飘走了,那还有心情去管他长得像谁。

此时此刻,她有些害怕面对她老公。

陆阳走在她前面,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沈景然就坐在后座,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

车门一关,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

上车第一句话,沈景然就问,“为什么搬出来住”。

许宁宁觉得这声音越听越熟悉,“没啊……我只是……”

“行礼都搬出来了还说没有?你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嫌弃我,讨厌我,对这段婚姻很反抗”。

“我没……”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能理解”。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哪里配不上”。

许宁宁找了一个理由,“家世”。

“你家虽然不比往日,也还算得上不错”。

许宁宁又说,“学历,我就普通学校毕业,你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毕业”。

沈景然,“嫁给我,没人敢对你说三道四”。

“还有品行,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

“正好,我脾气也不好,正好相配”。

她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人,怎么就不是他的对手呢!

不成,不成,不能这样下去,这种事越早说越好。

许宁宁实在不忍心,道,“咱们名人不说暗话,我是搬出来了,因为我要跟你离婚”。

“不可能”。

“为什么啊”。

“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许宁宁听着他低沉的声音居然有点心疼是怎么回事!

感觉好像是她嫌弃他一样,她真不敢嫌弃他,更没有资格嫌弃他。

“不是,不是你的原因”。

“那是你的原因?”

确实是她的原因,许宁宁认真道,“我们这是家族联姻,在一个礼拜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一点感情都没有”。

“感情可以培养”。

“……”

许宁宁发现自己说一句话,他有千百句对策等着他。

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出轨了吧。

更不能说她只是一个替代品,要是被他知道真相,许家那边估计也不好过。

虽然她是被硬塞过来的,但是许家的人毕竟是她的父母,生她养她这么多年,她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沈景然道,“你果然还是觉得我丑,配不上你”。

“真不是,我发誓”。

“既然不是,要离婚就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合理的理由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听说你在外面有很多女人……”

“原来是这样,吃醋了?”

“没……”

沈景然道,“你也说了只是听说,而且不管以前怎么样,既然现在跟你结婚了,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真……真的?”

许宁宁居然不争气的心动了一下。

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她又心烦了,这个婚什么时候离得成啊。

沈景然柔声道,“吃饭了吗,我让李姨准备了一点饭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除了鱼,我不挑食”。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吃鱼”,他刚好让李姨准备了鱼,“我让她换个菜”。

回到家,家里还是没有电,黑黢黢的一片,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接着外面路灯的光芒一点点的摸索。

手腕上忽然多了一只强有力的手,“慢点”。

“其实你不用这样,我真的不会嫌弃你,不管你长什么样子”。

“我需要时间”。

许宁宁也不强人所难,“你就这么上去了?不吃饭”。

“我吃过了”。

许宁宁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李姨给她点了蜡烛,上了两道菜。

她一个人吃的没意思,只吃了一点就上了楼。

借着月光能看见他坐在沙发上。

“我去拿行李”。

“我已经让陆阳给你拿回来了”。

“我去洗漱”。

“等等”。

沈景然走到她面前,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把她转了一个方向,“别回头”。

许宁宁能看见身后亮起的亮光。

沈景然点了蜡烛给她。

“拿着,小心点,浴室里的灯可以打开”。

许宁宁本想说没有这个必要,自己说的话他肯定不会听,也没多说什么。

夫妻这种相处模式实在是太奇怪了。

许宁宁洗完出来,刚躺下不久,感觉到他也在身旁躺下了。

他靠的很近,她能闻见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灯打开”。

“合适的时机”。

“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不觉得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明明生活在文明时代,居然连灯都不能开”。

“你不习惯?”

“当然不习惯了”。

“那我打开……”

许宁宁本想说好,可是想到这是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还是道,“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

“我给过你机会,只有这一次”。

“恩”。

沈景然嗅着她身上的气息,居然这么顺从。

难不成她宁愿接受现在‘这么丑’的他,也不愿意接受白天那个他?

沈景然道,“以后晚上早点回家,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我不小了,成年人,能保护好自己”。

“那也不行”。

“我需要工作”。

“你可以不用工作,我养活你”。

“……”

许宁宁怎么抗议都没有用。

沈景然虽然看起来很温柔,可是有些时候对于某些事情还是固执的不行。

第二天早上他又消失了。

而她的行礼好好的摆在房间中央。

行礼上还放着一张信用卡。

正疑惑,便收到一条信息:这是我的附属卡,别亏待自己。

许宁宁又是心头一热。

她最不想亏欠的人,偏偏对她最好。

许宁宁到了和晓悠约好的地方。

晓悠知道了她的事情,忍不住吐槽,“你一个大少奶奶跟我一个穷人凑什么热闹,不好好回去当你的阔太太,还找什么工作”。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不懂,我要是不找工作就活不下去”。

她不能依靠沈景然生活,不然她就更对不起他了。

给他带了绿帽子,还要花他的钱。

她还有点良心,做不出来。

即便他给她卡了,她也不能用。

卢晓悠喝着饮料,“沈家少奶奶……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称呼,你居然一点都不珍惜,居然还敢给他戴绿帽子,宁宁,我太佩服你,你可是千古第一人”。

“我已经够心烦了,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

“说真的,外面关于你老公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老公是不是长的……”

“我不知道”。

“你老公你怎么会不知道”。

许宁宁咬着吸管,她现在除了知道她老公的名字,其余的一概不知。

他之前的一些事情,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听说他一年以前一直在国外留学工作,一年前才回来。

回来之后也没有去过公司,所以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卢晓悠道,“那天来我家接你的那个人……”

许宁宁笑了笑,“果然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你就跟我说说嘛……”

女人啊,怎么都这么花痴呢!

上班的第一天,许宁宁就遇见了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当沈景然就怎么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许宁宁的眼神恨不得杀了他。

咬牙切齿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沈景然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幅表情,“这么巧,这个世界真小”。

明明都给她生活费了,虽说是生活费,卡上的额度够她随意挥霍,买车买房都行,她居然还跑到这种小地方来打工!

这女人的脑回路,他真搞不懂!

许宁宁凶狠狠的说,“你再不滚我叫人了!”

“我要一杯咖啡,少糖少奶,不用找了”。

沈景然直接拍了两张钱在收银台上。

许宁宁经过一番挣扎,把咖啡端到他面前,恶狠狠的瞪着他。

沈景然只是品尝了一小口,“这咖啡一般”。

“又没有人求你喝”。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吗?”沈景然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为什么?”

“来看看我的宠物有没有乖乖听话”。

许宁宁伸手就要去抓那杯咖啡,沈景然的手比她更快。

抢先一步护住了,不然这杯咖啡就泼到了他的脸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8.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