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男朋友舌头伸进去好爽 高H受被做得合不拢腿bL

少爷让他来接许宁宁就是为了不想让她知道,万一她认出来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陆阳道,“我大众脸”。许宁宁一时间也想不起他长得到底像谁。看见小区外停着的那辆车的时候,什么思绪都飘走了,那还有心情去管他长

少爷让他来接许宁宁就是为了不想让她知道,万一她认出来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陆阳道,“我大众脸”。

许宁宁一时间也想不起他长得到底像谁。

看见小区外停着的那辆车的时候,什么思绪都飘走了,那还有心情去管他长得像谁。

此时此刻,她有些害怕面对她老公。

陆阳走在她前面,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沈景然就坐在后座,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

车门一关,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

上车第一句话,沈景然就问,“为什么搬出来住”。

许宁宁觉得这声音越听越熟悉,“没啊……我只是……”

“行礼都搬出来了还说没有?你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嫌弃我,讨厌我,对这段婚姻很反抗”。

“我没……”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能理解”。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哪里配不上”。

许宁宁找了一个理由,“家世”。

“你家虽然不比往日,也还算得上不错”。

许宁宁又说,“学历,我就普通学校毕业,你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毕业”。

沈景然,“嫁给我,没人敢对你说三道四”。

“还有品行,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

“正好,我脾气也不好,正好相配”。

她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人,怎么就不是他的对手呢!

不成,不成,不能这样下去,这种事越早说越好。

许宁宁实在不忍心,道,“咱们名人不说暗话,我是搬出来了,因为我要跟你离婚”。

“不可能”。

“为什么啊”。

“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许宁宁听着他低沉的声音居然有点心疼是怎么回事!

感觉好像是她嫌弃他一样,她真不敢嫌弃他,更没有资格嫌弃他。

“不是,不是你的原因”。

“那是你的原因?”

确实是她的原因,许宁宁认真道,“我们这是家族联姻,在一个礼拜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一点感情都没有”。

“感情可以培养”。

“……”

许宁宁发现自己说一句话,他有千百句对策等着他。

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出轨了吧。

更不能说她只是一个替代品,要是被他知道真相,许家那边估计也不好过。

虽然她是被硬塞过来的,但是许家的人毕竟是她的父母,生她养她这么多年,她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沈景然道,“你果然还是觉得我丑,配不上你”。

“真不是,我发誓”。

“既然不是,要离婚就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合理的理由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听说你在外面有很多女人……”

“原来是这样,吃醋了?”

“没……”

沈景然道,“你也说了只是听说,而且不管以前怎么样,既然现在跟你结婚了,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真……真的?”

许宁宁居然不争气的心动了一下。

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她又心烦了,这个婚什么时候离得成啊。

沈景然柔声道,“吃饭了吗,我让李姨准备了一点饭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除了鱼,我不挑食”。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吃鱼”,他刚好让李姨准备了鱼,“我让她换个菜”。

回到家,家里还是没有电,黑黢黢的一片,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接着外面路灯的光芒一点点的摸索。

手腕上忽然多了一只强有力的手,“慢点”。

“其实你不用这样,我真的不会嫌弃你,不管你长什么样子”。

“我需要时间”。

许宁宁也不强人所难,“你就这么上去了?不吃饭”。

“我吃过了”。

许宁宁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李姨给她点了蜡烛,上了两道菜。

她一个人吃的没意思,只吃了一点就上了楼。

借着月光能看见他坐在沙发上。

“我去拿行李”。

“我已经让陆阳给你拿回来了”。

“我去洗漱”。

“等等”。

沈景然走到她面前,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把她转了一个方向,“别回头”。

许宁宁能看见身后亮起的亮光。

沈景然点了蜡烛给她。

“拿着,小心点,浴室里的灯可以打开”。

许宁宁本想说没有这个必要,自己说的话他肯定不会听,也没多说什么。

夫妻这种相处模式实在是太奇怪了。

许宁宁洗完出来,刚躺下不久,感觉到他也在身旁躺下了。

他靠的很近,她能闻见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灯打开”。

“合适的时机”。

“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不觉得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明明生活在文明时代,居然连灯都不能开”。

“你不习惯?”

“当然不习惯了”。

“那我打开……”

许宁宁本想说好,可是想到这是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还是道,“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

“我给过你机会,只有这一次”。

“恩”。

沈景然嗅着她身上的气息,居然这么顺从。

难不成她宁愿接受现在‘这么丑’的他,也不愿意接受白天那个他?

沈景然道,“以后晚上早点回家,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我不小了,成年人,能保护好自己”。

“那也不行”。

“我需要工作”。

“你可以不用工作,我养活你”。

“……”

许宁宁怎么抗议都没有用。

沈景然虽然看起来很温柔,可是有些时候对于某些事情还是固执的不行。

第二天早上他又消失了。

而她的行礼好好的摆在房间中央。

行礼上还放着一张信用卡。

正疑惑,便收到一条信息:这是我的附属卡,别亏待自己。

许宁宁又是心头一热。

她最不想亏欠的人,偏偏对她最好。

许宁宁到了和晓悠约好的地方。

晓悠知道了她的事情,忍不住吐槽,“你一个大少奶奶跟我一个穷人凑什么热闹,不好好回去当你的阔太太,还找什么工作”。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不懂,我要是不找工作就活不下去”。

她不能依靠沈景然生活,不然她就更对不起他了。

给他带了绿帽子,还要花他的钱。

她还有点良心,做不出来。

即便他给她卡了,她也不能用。

卢晓悠喝着饮料,“沈家少奶奶……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称呼,你居然一点都不珍惜,居然还敢给他戴绿帽子,宁宁,我太佩服你,你可是千古第一人”。

“我已经够心烦了,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

“说真的,外面关于你老公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老公是不是长的……”

“我不知道”。

“你老公你怎么会不知道”。

许宁宁咬着吸管,她现在除了知道她老公的名字,其余的一概不知。

他之前的一些事情,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听说他一年以前一直在国外留学工作,一年前才回来。

回来之后也没有去过公司,所以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卢晓悠道,“那天来我家接你的那个人……”

许宁宁笑了笑,“果然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你就跟我说说嘛……”

女人啊,怎么都这么花痴呢!

上班的第一天,许宁宁就遇见了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当沈景然就怎么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许宁宁的眼神恨不得杀了他。

咬牙切齿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沈景然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幅表情,“这么巧,这个世界真小”。

明明都给她生活费了,虽说是生活费,卡上的额度够她随意挥霍,买车买房都行,她居然还跑到这种小地方来打工!

这女人的脑回路,他真搞不懂!

许宁宁凶狠狠的说,“你再不滚我叫人了!”

“我要一杯咖啡,少糖少奶,不用找了”。

沈景然直接拍了两张钱在收银台上。

许宁宁经过一番挣扎,把咖啡端到他面前,恶狠狠的瞪着他。

沈景然只是品尝了一小口,“这咖啡一般”。

“又没有人求你喝”。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吗?”沈景然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为什么?”

“来看看我的宠物有没有乖乖听话”。

许宁宁伸手就要去抓那杯咖啡,沈景然的手比她更快。

抢先一步护住了,不然这杯咖啡就泼到了他的脸上。

“脾气真臭,在你下次动手之前,想想我们之间的关系”。

许宁宁刚获得这一份工作,报酬还不错,她不想就这么丢了这份工作。

她忍了。

“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来找我!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那天在床上……”

“你闭嘴!”

要不是卢晓悠过来拉着她,指不定她现在已经跟吵起来了,“宁宁,他是谁啊”。

“死变态”。

“咱们做服务员的肯定会遇见各种各样刁蛮的人,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心态放平”。

晚上沈景然比她晚回去一点。

灯一灭,她就知道他回来了。

他说了几句话,许宁宁都没有回应她。

“怎么不说话,不高兴”。

“心情不好”。

“跟我说说”。

“今天遇见一个变态”。

不用猜,沈景然也知道那个变态说的是他,“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那到没有,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让他断子绝孙”。

“……”

本来说好周末回许家,因为被人给‘绑架’了,没回去成,她妈妈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抽了休息的时间回家了一趟。

不然被她找上门来,她更没面子。

许宁宁一个人回了许家,她没麻烦沈景然。

特意化了个妆,还用自己的钱买了一些礼物。

不管怎样,面子功夫必须做足。

许宁宁深呼了一口气,好似打仗一般走了进去。

许璐璐笑的开心,“哟,姐姐回来了”。

她看向许宁宁身后,“怎么就你一个人,姐夫呢”。

“他出差了”。

“什么工作这么重要,连家庭聚会都不来,还是说他根本不把你当他的家人,姐姐,你们结婚这么久,他该不会碰都没有碰过你吧,是不是嫌弃你了,你也太给我我们许家丢脸了”。

“他那么大的企业,那么多生意要做,你以为你姐夫跟你男朋友一样,无业游民似的,就知道攀高枝”。

“许宁宁你说什么!”

许璐璐一下变了脸。

她男朋友哪里都好,就是家世不怎么样,每次跟许宁宁吵架,她都拿这个来堵她!

许宁宁不甘示弱,“我说的还不够清楚,要我再跟你重复一遍?我说你男朋友是个吃软饭的!”

许璐璐的架势看起来像是要扑过来。

罗友琴的出现才让她收敛一点。

罗友琴一出来,许璐璐就开始哭诉,变脸比翻书还快,“妈,你看姐姐,她就知道欺负我”。

罗友琴不问青红皂白,指着她就是一阵数落,“许宁宁,你都嫁人了,怎么一回来就跟你妹妹吵架!”

许宁宁看着面前这个中年女人,心里堵得慌。

明明都是她生的,明明都是女儿,为什么她偏心偏的这么厉害,偏的这么明显。

许宁宁,“是她先找我的茬!”

“你是姐姐,你就不能让让她!”

“她都多少岁了,又不是小孩子,我凭什么让着她”。

“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现在连我都敢顶撞了,你妹妹说的没错,结了婚的女儿自己回娘家,老公连个面也不露,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许宁宁心里憋屈的慌,“面子面子,你就知道你的面子,你的面子难道比我还重要!要是当初嫁到沈家的是许璐璐,你现在还会这么数落她?”

罗友琴唾沫横飞,“嫁去沈家还委屈你了是不是!”

许宁宁就知道今天回来是个错误,“沈家那么好,你怎么不自己去嫁”。

罗友琴一巴掌就打在了许宁宁脸上,“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妈!”

许宁宁受够了她的刁钻蛮横。

她还惦记着她们就是一个错误。

许宁宁摸着脸,“礼物给你带回来了,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反正这些东西都比你女儿我重要!”

“反了你了!你现在不得了了,没有家里养你,你以为你能活的这么好,现在我不过是让你把你老公带回来,你居然这种态度,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

许宁宁眼眶发酸,她忍住了,“我要真是白眼狼,今天就不会回来!”

“你一个人回来有什么用!下个月是你爸爸六十大寿,到时候你要是把你老公带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就当我们许家没有你这个女儿!”

“不回来就不回来,反正你也没当有我这个女儿”。

许宁宁夺门而出。

脸上火辣辣的。

直到下午都还能看见痕迹。

晓悠给她拿了冰块,“你今天不是休假吗?怎么又来了”。

“待在家里无聊,还不如来多挣点钱”。

只要她有足够多的钱,就能逃离这种憋屈的生活。

许家也好,沈家也好,她受够了,等她有足够的钱,她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但是有些东西怎么也逃不掉。

晚上,卧室的电忽然断了,她知道是沈景然回来了。

她收起了手机,他尊重她,她也尊重他。

许宁宁隐约看见他脱了外套往她这边走来,也不知道在黑暗中,他是怎么看见的。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吃饭了吗”。

“吃过了”。

“哦,我去洗澡”。

“站住”。

“怎么了”。

“你的脸怎么了?”

许宁宁摸着自己的脸,早就不疼了,只是她回来的时候都还有些红肿。

她嘀咕,“这么黑你怎么看见的”。

“我习惯了”。

沈景然直接走到她面前,一边的脸明显是肿的。

“谁打的”,下手的人真够狠的,“你也不知道躲!”

“没事了”。

“等着”。

沈景然回来,手里的鸡蛋还是热乎的,剥了壳轻轻揉着她的脸。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外面昏黄的灯光。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轻柔到许宁宁不敢乱动,好像一动就要打碎什么珍贵的东西。

她用目光描绘着他在黑暗中的轮廓。

沈景然一开口,气息呼在她的脸上。

“再遇见这种事记得反抗,反抗不了就跑”。

“我也想啊……”

可是那些人毕竟是她的家人。

“告诉我,谁打的”。

许宁宁没说。

沈景然又道,“许家的人?”

“李姨告诉你的?”

不用猜也肯定是她,就知道打小报告!

沈景然道,“以后我陪你回去”。

“你陪我?”她现在这个样子陪她回去,说不定连他都要受数落,他真没必要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许宁宁道,“我能搞定”。

怎么说那也是她的爸妈,她不信她不把他带回去,他们还能打死她不成。

“怕我吓着你家人?”

“不是,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看见你吗,你也必要勉强自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7.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