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卢晓悠喝着饮料,“沈家少奶奶……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称呼,你居然一点都不珍惜,居然还敢给他戴绿帽子,宁宁,我太佩服你,你可是千古第一人”。“我已经够心烦了,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说真的,外面关于你老

卢晓悠喝着饮料,“沈家少奶奶……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称呼,你居然一点都不珍惜,居然还敢给他戴绿帽子,宁宁,我太佩服你,你可是千古第一人”。

“我已经够心烦了,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

“说真的,外面关于你老公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老公是不是长的……”

“我不知道”。

“你老公你怎么会不知道”。

许宁宁咬着吸管,她现在除了知道她老公的名字,其余的一概不知。

他之前的一些事情,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听说他一年以前一直在国外留学工作,一年前才回来。

回来之后也没有去过公司,所以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卢晓悠道,“那天来我家接你的那个人……”

许宁宁笑了笑,“果然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你就跟我说说嘛……”

女人啊,怎么都这么花痴呢!

上班的第一天,许宁宁就遇见了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当沈景然就怎么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许宁宁的眼神恨不得杀了他。

咬牙切齿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沈景然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幅表情,“这么巧,这个世界真小”。

明明都给她生活费了,虽说是生活费,卡上的额度够她随意挥霍,买车买房都行,她居然还跑到这种小地方来打工!

这女人的脑回路,他真搞不懂!

许宁宁凶狠狠的说,“你再不滚我叫人了!”

“我要一杯咖啡,少糖少奶,不用找了”。

沈景然直接拍了两张钱在收银台上。

许宁宁经过一番挣扎,把咖啡端到他面前,恶狠狠的瞪着他。

沈景然只是品尝了一小口,“这咖啡一般”。

“又没有人求你喝”。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吗?”沈景然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为什么?”

“来看看我的宠物有没有乖乖听话”。

许宁宁伸手就要去抓那杯咖啡,沈景然的手比她更快。

抢先一步护住了,不然这杯咖啡就泼到了他的脸上。

“脾气真臭,在你下次动手之前,想想我们之间的关系”。

许宁宁刚获得这一份工作,报酬还不错,她不想就这么丢了这份工作。

她忍了。

“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来找我!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那天在床上……”

“你闭嘴!”

要不是卢晓悠过来拉着她,指不定她现在已经跟吵起来了,“宁宁,他是谁啊”。

“死变态”。

“咱们做服务员的肯定会遇见各种各样刁蛮的人,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心态放平”。

晚上沈景然比她晚回去一点。

灯一灭,她就知道他回来了。

他说了几句话,许宁宁都没有回应她。

“怎么不说话,不高兴”。

“心情不好”。

“跟我说说”。

“今天遇见一个变态”。

不用猜,沈景然也知道那个变态说的是他,“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那到没有,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让他断子绝孙”。

“……”

本来说好周末回许家,因为被人给‘绑架’了,没回去成,她妈妈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抽了休息的时间回家了一趟。

不然被她找上门来,她更没面子。

许宁宁一个人回了许家,她没麻烦沈景然。

特意化了个妆,还用自己的钱买了一些礼物。

不管怎样,面子功夫必须做足。

许宁宁深呼了一口气,好似打仗一般走了进去。

许璐璐笑的开心,“哟,姐姐回来了”。

她看向许宁宁身后,“怎么就你一个人,姐夫呢”。

“他出差了”。

“什么工作这么重要,连家庭聚会都不来,还是说他根本不把你当他的家人,姐姐,你们结婚这么久,他该不会碰都没有碰过你吧,是不是嫌弃你了,你也太给我我们许家丢脸了”。

“他那么大的企业,那么多生意要做,你以为你姐夫跟你男朋友一样,无业游民似的,就知道攀高枝”。

“许宁宁你说什么!”

许璐璐一下变了脸。

她男朋友哪里都好,就是家世不怎么样,每次跟许宁宁吵架,她都拿这个来堵她!

许宁宁不甘示弱,“我说的还不够清楚,要我再跟你重复一遍?我说你男朋友是个吃软饭的!”

许璐璐的架势看起来像是要扑过来。

罗友琴的出现才让她收敛一点。

罗友琴一出来,许璐璐就开始哭诉,变脸比翻书还快,“妈,你看姐姐,她就知道欺负我”。

罗友琴不问青红皂白,指着她就是一阵数落,“许宁宁,你都嫁人了,怎么一回来就跟你妹妹吵架!”

许宁宁看着面前这个中年女人,心里堵得慌。

明明都是她生的,明明都是女儿,为什么她偏心偏的这么厉害,偏的这么明显。

许宁宁,“是她先找我的茬!”

“你是姐姐,你就不能让让她!”

“她都多少岁了,又不是小孩子,我凭什么让着她”。

“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现在连我都敢顶撞了,你妹妹说的没错,结了婚的女儿自己回娘家,老公连个面也不露,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许宁宁心里憋屈的慌,“面子面子,你就知道你的面子,你的面子难道比我还重要!要是当初嫁到沈家的是许璐璐,你现在还会这么数落她?”

罗友琴唾沫横飞,“嫁去沈家还委屈你了是不是!”

许宁宁就知道今天回来是个错误,“沈家那么好,你怎么不自己去嫁”。

罗友琴一巴掌就打在了许宁宁脸上,“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妈!”

许宁宁受够了她的刁钻蛮横。

她还惦记着她们就是一个错误。

许宁宁摸着脸,“礼物给你带回来了,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反正这些东西都比你女儿我重要!”

“反了你了!你现在不得了了,没有家里养你,你以为你能活的这么好,现在我不过是让你把你老公带回来,你居然这种态度,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

许宁宁眼眶发酸,她忍住了,“我要真是白眼狼,今天就不会回来!”

“你一个人回来有什么用!下个月是你爸爸六十大寿,到时候你要是把你老公带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就当我们许家没有你这个女儿!”

“不回来就不回来,反正你也没当有我这个女儿”。

许宁宁夺门而出。

脸上火辣辣的。

直到下午都还能看见痕迹。

晓悠给她拿了冰块,“你今天不是休假吗?怎么又来了”。

“待在家里无聊,还不如来多挣点钱”。

只要她有足够多的钱,就能逃离这种憋屈的生活。

许家也好,沈家也好,她受够了,等她有足够的钱,她就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但是有些东西怎么也逃不掉。

晚上,卧室的电忽然断了,她知道是沈景然回来了。

她收起了手机,他尊重她,她也尊重他。

许宁宁隐约看见他脱了外套往她这边走来,也不知道在黑暗中,他是怎么看见的。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吃饭了吗”。

“吃过了”。

“哦,我去洗澡”。

“站住”。

“怎么了”。

“你的脸怎么了?”

许宁宁摸着自己的脸,早就不疼了,只是她回来的时候都还有些红肿。

她嘀咕,“这么黑你怎么看见的”。

“我习惯了”。

沈景然直接走到她面前,一边的脸明显是肿的。

“谁打的”,下手的人真够狠的,“你也不知道躲!”

“没事了”。

“等着”。

沈景然回来,手里的鸡蛋还是热乎的,剥了壳轻轻揉着她的脸。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外面昏黄的灯光。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轻柔到许宁宁不敢乱动,好像一动就要打碎什么珍贵的东西。

她用目光描绘着他在黑暗中的轮廓。

沈景然一开口,气息呼在她的脸上。

“再遇见这种事记得反抗,反抗不了就跑”。

“我也想啊……”

可是那些人毕竟是她的家人。

“告诉我,谁打的”。

许宁宁没说。

沈景然又道,“许家的人?”

“李姨告诉你的?”

不用猜也肯定是她,就知道打小报告!

沈景然道,“以后我陪你回去”。

“你陪我?”她现在这个样子陪她回去,说不定连他都要受数落,他真没必要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许宁宁道,“我能搞定”。

怎么说那也是她的爸妈,她不信她不把他带回去,他们还能打死她不成。

“怕我吓着你家人?”

“不是,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看见你吗,你也必要勉强自己”。

“为了别人当然不会,可是你不一样”。

也不知道是因为鸡蛋温度的原因还是他说的这些话,竟让她脸上有些发烫。

虽说是夫妻,他应该还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子。

居然对她这样好,甚至连她爸妈都没有这么关心过她。

许宁宁垂下头。

“怎么了?我下手重了?”

“谢谢你”。

“恩?”

不管他因为什么对她好,她都想感谢他。

这是她今天感觉到的唯一一点善意。

“我说……”

许宁宁刚抬起头,迎面一个热吻。

他的动作轻柔,连吻都显得那么温柔,温柔到许宁宁根本不想推开他。

甚至很享受这个吻。

不知道为什么,许宁宁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天晚上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

许宁宁推了他一下。

沈景然并没有用力,被她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抱歉,是不是我冒犯你了”。

“是我的问题”。

“你接受不了也正常,我们慢慢来,总有一天……”

许宁宁不是不能接受他,只是刚才那一刻,满心的愧疚。

现在,她也不想他误会。

她想也没想,直接亲了上去,继续刚才那个吻。

这下轮到沈景然诧异了,他本来只是想逗逗她。

不过……这种感觉不赖。

沈景然加深了这个吻。

吻过之后,许宁宁就后悔了,她怎么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太不是东西了。

刚才跟他接吻的时候,她居然满脑子都是那个‘奸夫’!

沈景然洗完澡出来,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头都不敢探出来。

沈景然拉开被子,“这样睡不好,放心,我们慢慢来,不急”。

许宁宁心内更痛苦了。

他一躺在她身边,她就莫名的焦躁。

整晚都没睡好。

许璐璐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她在这工作,居然找来了。

跟她那张精致的脸一点都不配的语气,“姐姐,原来你真的在这里打工啊,一个月挣的钱能买一个包吗?”

许宁宁冷冷道,“这位小姐,你要是不点餐麻烦你让让,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许璐璐笑的很得意,“我点啊,我要一杯咖啡,你亲自给我做”。

“我的手艺费很贵,你付的起吗!”

许璐璐随手从包里掏出一塌钱,看样子有十几张,“小费,够吗”。

“你的生活费挺多啊”。

许璐璐得意,“这哪里是生活费,不过是零花钱,我包里还多着,要不要看看”。

许宁宁狠狠的捏着那几张钱。

别说生活费,她连零花钱都没有,偶尔她爸心情好给她个几百块,还被她妈给白眼。

许宁宁从来不会跟钱过不去,“够,你稍等”。

“待会儿给我送过来”。

卢晓悠看她来着不善,“这一女人一看就不怀好意,宁宁,你别过去,我去”。

“她不能把我怎样”。

许宁宁把咖啡端到许璐璐面前,“小姐,你的咖啡好了”。

许璐璐装模作样的端起来喝了一口。

满目嫌弃,“你做的这是什么玩意儿,是人喝的吗!”

“那你就当不是人喝的好了”。

“从新给我做一杯”。

“再做一杯就是另一杯的价格”。

“我要投诉你”。

“随便,我又不是找不到工作”。

许璐璐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她的手轻轻往旁边一拉,整杯咖啡倒在了许宁宁的裤子上。

还故意道,“哎呀,真对不起,手滑了”。

咖啡不烫,可是许宁宁心中的怒火快把她整个人给烧焦了。

“许璐璐,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

“我看你就是不敢,你失去这份工作不要紧,得罪我,我让你这家店也开不下去”。

“……”

许璐璐笑的很欠扁。

晓悠好不容易给她找了这么一份工作,她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害人家店也开不下去。

不管许璐璐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不能冒这个险。

许璐璐又掏了两百块钱,“再给我一杯咖啡”。

许宁宁把杯子捡起来,换上职业假笑,“好,你等着”。

许宁宁咬牙,给她换了一杯咖啡。

许璐璐只是尝了一口。

“难喝”。

许宁宁就知道她根本不是来喝咖啡的,是来找她麻烦的。

“我们这里的咖啡当然入不了你许大小姐的眼,你可以换个地方”。

“我也没指望你们这里的东西能好喝到哪里去,再给我换一杯”。

许璐璐又掏出两张钱,明显就是来找她麻烦。

许宁宁伸手去拿,那两百块钱被一只修长的手给推开了。

沈景然身姿挺拔,气势逼人。

“这里不做你的生意”。

怎么又是他!

许宁宁就算被人欺负不想被他救。

许璐璐看着沈景然护着她,“你谁啊,少多管闲事”。

沈景然,“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现在就滚,否则我让人把你扔出去”。

“呵,人家这里老板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赶我走!你……”许璐璐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许宁宁有几个朋友,那些朋友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她都清楚得很。

她什么时候认识了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许璐璐花痴归花痴,心里却不安。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许宁宁失忆前认识的人?

莫不是她想起来了!

许璐璐警惕的看向许宁宁,看她的样子又不像。

她深呼一口气,没想起来就好。

沈景然道,“刚好,我就是这里的老板”。

“哟,许宁宁,难怪你这么嚣张,原来是勾搭上老板了”,许璐璐看他这么护着许宁宁,笑道,“你该不会是她情人吧”。

许宁宁怒了,“你少胡说!”

许璐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不是做贼心虚?”

沈景然道,“滚!”

许璐璐在对上沈景然眼神的那一刻,心头居然浮上无尽的恐惧。

那如鹰般的眸子,漆黑瘆人。

她此刻只想逃离这里。

连声音都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许宁宁,我来是告诉你,下个月月底爸的生日,爸让你务必回去,不然就把你从许家的族谱上除名”。

“爸的生日我会回去”。

“你应该知道,爸叫你回去不是叫的你,而是让你带上你老公一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6.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