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公车上诗晴被猛烈的进出 三代乱惀小说全集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外面昏黄的灯光。他的动作极为轻柔,轻柔到许宁宁不敢乱动,好像一动就要打碎什么珍贵的东西。她用目光描绘着他在黑暗中的轮廓。沈景然一开口,气息呼在她的脸上。“再遇见这种事记得反抗,反抗不了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外面昏黄的灯光。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轻柔到许宁宁不敢乱动,好像一动就要打碎什么珍贵的东西。

她用目光描绘着他在黑暗中的轮廓。

沈景然一开口,气息呼在她的脸上。

“再遇见这种事记得反抗,反抗不了就跑”。

“我也想啊……”

可是那些人毕竟是她的家人。

“告诉我,谁打的”。

许宁宁没说。

沈景然又道,“许家的人?”

“李姨告诉你的?”

不用猜也肯定是她,就知道打小报告!

沈景然道,“以后我陪你回去”。

“你陪我?”她现在这个样子陪她回去,说不定连他都要受数落,他真没必要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许宁宁道,“我能搞定”。

怎么说那也是她的爸妈,她不信她不把他带回去,他们还能打死她不成。

“怕我吓着你家人?”

“不是,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看见你吗,你也必要勉强自己”。

“为了别人当然不会,可是你不一样”。

也不知道是因为鸡蛋温度的原因还是他说的这些话,竟让她脸上有些发烫。

虽说是夫妻,他应该还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子。

居然对她这样好,甚至连她爸妈都没有这么关心过她。

许宁宁垂下头。

“怎么了?我下手重了?”

“谢谢你”。

“恩?”

不管他因为什么对她好,她都想感谢他。

这是她今天感觉到的唯一一点善意。

“我说……”

许宁宁刚抬起头,迎面一个热吻。

他的动作轻柔,连吻都显得那么温柔,温柔到许宁宁根本不想推开他。

甚至很享受这个吻。

不知道为什么,许宁宁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天晚上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

许宁宁推了他一下。

沈景然并没有用力,被她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抱歉,是不是我冒犯你了”。

“是我的问题”。

“你接受不了也正常,我们慢慢来,总有一天……”

许宁宁不是不能接受他,只是刚才那一刻,满心的愧疚。

现在,她也不想他误会。

她想也没想,直接亲了上去,继续刚才那个吻。

这下轮到沈景然诧异了,他本来只是想逗逗她。

不过……这种感觉不赖。

沈景然加深了这个吻。

吻过之后,许宁宁就后悔了,她怎么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太不是东西了。

刚才跟他接吻的时候,她居然满脑子都是那个‘奸夫’!

沈景然洗完澡出来,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头都不敢探出来。

沈景然拉开被子,“这样睡不好,放心,我们慢慢来,不急”。

许宁宁心内更痛苦了。

他一躺在她身边,她就莫名的焦躁。

整晚都没睡好。

许璐璐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她在这工作,居然找来了。

跟她那张精致的脸一点都不配的语气,“姐姐,原来你真的在这里打工啊,一个月挣的钱能买一个包吗?”

许宁宁冷冷道,“这位小姐,你要是不点餐麻烦你让让,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许璐璐笑的很得意,“我点啊,我要一杯咖啡,你亲自给我做”。

“我的手艺费很贵,你付的起吗!”

许璐璐随手从包里掏出一塌钱,看样子有十几张,“小费,够吗”。

“你的生活费挺多啊”。

许璐璐得意,“这哪里是生活费,不过是零花钱,我包里还多着,要不要看看”。

许宁宁狠狠的捏着那几张钱。

别说生活费,她连零花钱都没有,偶尔她爸心情好给她个几百块,还被她妈给白眼。

许宁宁从来不会跟钱过不去,“够,你稍等”。

“待会儿给我送过来”。

卢晓悠看她来着不善,“这一女人一看就不怀好意,宁宁,你别过去,我去”。

“她不能把我怎样”。

许宁宁把咖啡端到许璐璐面前,“小姐,你的咖啡好了”。

许璐璐装模作样的端起来喝了一口。

满目嫌弃,“你做的这是什么玩意儿,是人喝的吗!”

“那你就当不是人喝的好了”。

“从新给我做一杯”。

“再做一杯就是另一杯的价格”。

“我要投诉你”。

“随便,我又不是找不到工作”。

许璐璐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她的手轻轻往旁边一拉,整杯咖啡倒在了许宁宁的裤子上。

还故意道,“哎呀,真对不起,手滑了”。

咖啡不烫,可是许宁宁心中的怒火快把她整个人给烧焦了。

“许璐璐,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

“我看你就是不敢,你失去这份工作不要紧,得罪我,我让你这家店也开不下去”。

“……”

许璐璐笑的很欠扁。

晓悠好不容易给她找了这么一份工作,她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害人家店也开不下去。

不管许璐璐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不能冒这个险。

许璐璐又掏了两百块钱,“再给我一杯咖啡”。

许宁宁把杯子捡起来,换上职业假笑,“好,你等着”。

许宁宁咬牙,给她换了一杯咖啡。

许璐璐只是尝了一口。

“难喝”。

许宁宁就知道她根本不是来喝咖啡的,是来找她麻烦的。

“我们这里的咖啡当然入不了你许大小姐的眼,你可以换个地方”。

“我也没指望你们这里的东西能好喝到哪里去,再给我换一杯”。

许璐璐又掏出两张钱,明显就是来找她麻烦。

许宁宁伸手去拿,那两百块钱被一只修长的手给推开了。

沈景然身姿挺拔,气势逼人。

“这里不做你的生意”。

怎么又是他!

许宁宁就算被人欺负不想被他救。

许璐璐看着沈景然护着她,“你谁啊,少多管闲事”。

沈景然,“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现在就滚,否则我让人把你扔出去”。

“呵,人家这里老板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赶我走!你……”许璐璐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许宁宁有几个朋友,那些朋友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她都清楚得很。

她什么时候认识了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许璐璐花痴归花痴,心里却不安。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许宁宁失忆前认识的人?

莫不是她想起来了!

许璐璐警惕的看向许宁宁,看她的样子又不像。

她深呼一口气,没想起来就好。

沈景然道,“刚好,我就是这里的老板”。

“哟,许宁宁,难怪你这么嚣张,原来是勾搭上老板了”,许璐璐看他这么护着许宁宁,笑道,“你该不会是她情人吧”。

许宁宁怒了,“你少胡说!”

许璐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不是做贼心虚?”

沈景然道,“滚!”

许璐璐在对上沈景然眼神的那一刻,心头居然浮上无尽的恐惧。

那如鹰般的眸子,漆黑瘆人。

她此刻只想逃离这里。

连声音都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许宁宁,我来是告诉你,下个月月底爸的生日,爸让你务必回去,不然就把你从许家的族谱上除名”。

“爸的生日我会回去”。

“你应该知道,爸叫你回去不是叫的你,而是让你带上你老公一起”。

“……”

她到底还是他女儿,他们却这样对她。

许璐璐,“要是你下次再一个人回来,我这个做妹妹的也帮不了你”。

“……”

她什么时候帮过她?

就算帮过也是帮倒忙。

许璐璐很识趣的走了。

沈景然道,“她这么欺负你,你居然不还手?”

这倒不像是她的性格。

许宁宁咬牙,一脚踢了上去。

被沈景然避开了,她差点没站稳摔了,还好沈景然扶了她一下。

“我好心帮你,你就这种态度对我?”

“不需要你帮忙,你又来干什么”

“陪我去个地方”。

“不去”。

沈景然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自己走,还是我让人请你走?”

“……”

周围那么多人,她丢不起那个脸。

“我跟你走”。

许璐璐的车一路跟在他们的车后面。

许璐璐嘴角一抹得逞的笑容,她就说这个咖啡店老板对许宁宁不一般。

两个人果然有一腿。

许璐璐笑容都快裂到耳边,得知这么大一个秘密,她还愁收拾不了许宁宁?

要是被沈家那边知道许宁宁跟其他的男人有一腿,她的下场……

想想就高兴。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收集许宁宁的出轨的证据!

一旦被她掌握,她要许宁宁永世不得翻身,这样一来,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

许宁宁就是一只名副其实的宠物,他想起的时候被他拉出去遛一遛。

就比如现在,不知道她又要被带去哪个宴会。

这次沈景然给许宁宁挑的礼服,胳膊肩膀全遮着。

“什么时候这么保守了”。

衣服是不错,不过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沈景然浅笑,“身上的吻痕都消失了?”

“……”

还真没有!

晚上在家,幸好沈景然不开灯,才没有发现。

许宁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沈景然道,“再瞪我不介意待会儿再给你留几个”。

“……”

许宁宁穿好衣裳,他又递过来一张面具。

面具很精致,银色花纹,白色蕾丝边,只能遮住半张脸。

“带上”。

“怎么?你要带我去打劫?”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

“……”

他大概是一天不数落她,心里不太舒服。

沈景然道,“待会儿有场拍卖会,陪我去”。

“反正去哪儿还不是你说了算”。

陆旭开着车带他们去了会场。

陆旭往后面看了好几眼了,“少爷,后面一直有条尾巴跟着”。

沈景然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倒想看看那个女人想干什么。

“待会儿把她带进去”。

“好”。

许宁宁看向后面,她认得许璐璐的车,张扬的红色。

刚买那会儿,许璐璐天天在她面前炫耀。

而她爸连个玩具车也没买给她。

许宁宁“她怎么来了,阴魂不散”。

“想报仇吗?”

“啊?”

车在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

他们上了27楼。

下了电梯沈景然在陆旭耳旁说了些什么。

许宁宁没听见,只看见陆旭朝着后面去了。

沈景然带她向一扇大门走去。

没一会儿许璐璐也跟了上来,她想进去,被拍卖会门口的保安拦住,“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

“我……”

她哪里有什么邀请函。

陆旭适时出现在她面前,“这是小姐是跟我一起来的”。

陆旭出示沈景然的邀请函,保安二话没说,放了他们进去。

还递给了许璐璐一张面具。

许璐璐疑惑,“你是谁?”

陆旭道,“我是谁不重要,小姐不是想进去”。

“恩……”

许璐璐没想那么多,抓住许宁宁的把柄的机会千载难得。

“谢谢啊”。

“不客气,小姐跟我来”。

许璐璐一点警戒心都没有,天真的以为陆旭是看上她了,过来搭讪。

傻傻的跟着走了。

陆旭递给了许璐璐一个手牌,“你以前玩过吗?”

“见识过”。

她以前跟她爸爸去过拍卖会,不过带上面具的地方还是第一次。

她也不想在刚认识的人面前露怯,拿过一个号码牌,故作镇定。

拍卖的地方是个层高五米的会所,一楼是普通的位置,二楼是半隔断的包间。

沈景然和许宁宁坐在二楼正中间。

他们的位置正对拍卖台。

沈景然,“有喜欢的就举牌”。

许宁宁没吃过猪头也见识过猪跑,她这一举牌可能几百万上千万就出去了。

她才不会那么傻,要是真的欠了他的,她在他面前更没有话语权了,绝对被他牵着鼻子走!

会场是圆形的,拍卖台在正中间,四面八方都可以看见。

许宁宁的位置正好能看见许璐璐。

许璐璐旁边就是陆旭,他居然把她带进来了!

这不是诚心拆穿她吗!

侧头一看,沈景然一脸平静。

许宁宁紧张的想捂脸,才想起自己带了面具。

安慰自己许璐璐肯定认不出她。

许璐璐确实认出她了。

她记得许宁宁穿的那件衣服。

可惜来之前被叮嘱了,这里不能使用手机,不然会被请出去,陆旭又在她旁边,许璐璐不敢掏出手机。

许宁宁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许璐璐身上,根本没心思管什么拍卖会。

沈景然在旁边说什么,她也没听进去。

要是被许璐璐知道她做的那档子事……

许宁宁不敢去想。

“嗷……”

许宁宁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你捏我干什么!”

还那么大力。

沈景然,“你在想谁?”

许宁宁不想被许璐璐看见她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来往。

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你别动手动脚”。

沈景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大概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想不想看戏?”

“看什么戏?”

“注意看着”。

许宁宁倒是看得很认真。

忽然台上拍卖人员的手势指向了许璐璐。

而此刻许璐璐正举着手里的牌子一脸茫然。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举起来的,更不知道台上现在拍卖的是什么东西。

她一心一意的看着许宁宁的方向,也不知道谁碰了一下她的手肘,她下意识的举起了手,完全了忘了自己手里还有一个号码牌。

台上的工作人员道,“八千万三次,成交,恭喜,这件青花瓷花瓶是这位小姐的了”。

许宁宁在台上看着许璐璐惊慌失措的样子,特别解气。

八千万……

就算许家有点家底,也经不住她这么败家。

八千万可是他们许家公司一两年的营业额。

现在许家公司生意不景气,一下让他们拿这么多钱出来,她爸妈估计得气的吐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5.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