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许宁宁失忆前认识的人?莫不是她想起来了!许璐璐警惕的看向许宁宁,看她的样子又不像。她深呼一口气,没想起来就好。沈景然道,“刚好,我就是这里的老板”。“哟,许宁宁,难怪你这么嚣张,原来是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许宁宁失忆前认识的人?

莫不是她想起来了!

许璐璐警惕的看向许宁宁,看她的样子又不像。

她深呼一口气,没想起来就好。

沈景然道,“刚好,我就是这里的老板”。

“哟,许宁宁,难怪你这么嚣张,原来是勾搭上老板了”,许璐璐看他这么护着许宁宁,笑道,“你该不会是她情人吧”。

许宁宁怒了,“你少胡说!”

许璐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不是做贼心虚?”

沈景然道,“滚!”

许璐璐在对上沈景然眼神的那一刻,心头居然浮上无尽的恐惧。

那如鹰般的眸子,漆黑瘆人。

她此刻只想逃离这里。

连声音都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许宁宁,我来是告诉你,下个月月底爸的生日,爸让你务必回去,不然就把你从许家的族谱上除名”。

“爸的生日我会回去”。

“你应该知道,爸叫你回去不是叫的你,而是让你带上你老公一起”。

“……”

她到底还是他女儿,他们却这样对她。

许璐璐,“要是你下次再一个人回来,我这个做妹妹的也帮不了你”。

“……”

她什么时候帮过她?

就算帮过也是帮倒忙。

许璐璐很识趣的走了。

沈景然道,“她这么欺负你,你居然不还手?”

这倒不像是她的性格。

许宁宁咬牙,一脚踢了上去。

被沈景然避开了,她差点没站稳摔了,还好沈景然扶了她一下。

“我好心帮你,你就这种态度对我?”

“不需要你帮忙,你又来干什么”

“陪我去个地方”。

“不去”。

沈景然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自己走,还是我让人请你走?”

“……”

周围那么多人,她丢不起那个脸。

“我跟你走”。

许璐璐的车一路跟在他们的车后面。

许璐璐嘴角一抹得逞的笑容,她就说这个咖啡店老板对许宁宁不一般。

两个人果然有一腿。

许璐璐笑容都快裂到耳边,得知这么大一个秘密,她还愁收拾不了许宁宁?

要是被沈家那边知道许宁宁跟其他的男人有一腿,她的下场……

想想就高兴。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收集许宁宁的出轨的证据!

一旦被她掌握,她要许宁宁永世不得翻身,这样一来,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

许宁宁就是一只名副其实的宠物,他想起的时候被他拉出去遛一遛。

就比如现在,不知道她又要被带去哪个宴会。

这次沈景然给许宁宁挑的礼服,胳膊肩膀全遮着。

“什么时候这么保守了”。

衣服是不错,不过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沈景然浅笑,“身上的吻痕都消失了?”

“……”

还真没有!

晚上在家,幸好沈景然不开灯,才没有发现。

许宁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沈景然道,“再瞪我不介意待会儿再给你留几个”。

“……”

许宁宁穿好衣裳,他又递过来一张面具。

面具很精致,银色花纹,白色蕾丝边,只能遮住半张脸。

“带上”。

“怎么?你要带我去打劫?”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

“……”

他大概是一天不数落她,心里不太舒服。

沈景然道,“待会儿有场拍卖会,陪我去”。

“反正去哪儿还不是你说了算”。

陆旭开着车带他们去了会场。

陆旭往后面看了好几眼了,“少爷,后面一直有条尾巴跟着”。

沈景然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倒想看看那个女人想干什么。

“待会儿把她带进去”。

“好”。

许宁宁看向后面,她认得许璐璐的车,张扬的红色。

刚买那会儿,许璐璐天天在她面前炫耀。

而她爸连个玩具车也没买给她。

许宁宁“她怎么来了,阴魂不散”。

“想报仇吗?”

“啊?”

车在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

他们上了27楼。

下了电梯沈景然在陆旭耳旁说了些什么。

许宁宁没听见,只看见陆旭朝着后面去了。

沈景然带她向一扇大门走去。

没一会儿许璐璐也跟了上来,她想进去,被拍卖会门口的保安拦住,“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

“我……”

她哪里有什么邀请函。

陆旭适时出现在她面前,“这是小姐是跟我一起来的”。

陆旭出示沈景然的邀请函,保安二话没说,放了他们进去。

还递给了许璐璐一张面具。

许璐璐疑惑,“你是谁?”

陆旭道,“我是谁不重要,小姐不是想进去”。

“恩……”

许璐璐没想那么多,抓住许宁宁的把柄的机会千载难得。

“谢谢啊”。

“不客气,小姐跟我来”。

许璐璐一点警戒心都没有,天真的以为陆旭是看上她了,过来搭讪。

傻傻的跟着走了。

陆旭递给了许璐璐一个手牌,“你以前玩过吗?”

“见识过”。

她以前跟她爸爸去过拍卖会,不过带上面具的地方还是第一次。

她也不想在刚认识的人面前露怯,拿过一个号码牌,故作镇定。

拍卖的地方是个层高五米的会所,一楼是普通的位置,二楼是半隔断的包间。

沈景然和许宁宁坐在二楼正中间。

他们的位置正对拍卖台。

沈景然,“有喜欢的就举牌”。

许宁宁没吃过猪头也见识过猪跑,她这一举牌可能几百万上千万就出去了。

她才不会那么傻,要是真的欠了他的,她在他面前更没有话语权了,绝对被他牵着鼻子走!

会场是圆形的,拍卖台在正中间,四面八方都可以看见。

许宁宁的位置正好能看见许璐璐。

许璐璐旁边就是陆旭,他居然把她带进来了!

这不是诚心拆穿她吗!

侧头一看,沈景然一脸平静。

许宁宁紧张的想捂脸,才想起自己带了面具。

安慰自己许璐璐肯定认不出她。

许璐璐确实认出她了。

她记得许宁宁穿的那件衣服。

可惜来之前被叮嘱了,这里不能使用手机,不然会被请出去,陆旭又在她旁边,许璐璐不敢掏出手机。

许宁宁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许璐璐身上,根本没心思管什么拍卖会。

沈景然在旁边说什么,她也没听进去。

要是被许璐璐知道她做的那档子事……

许宁宁不敢去想。

“嗷……”

许宁宁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你捏我干什么!”

还那么大力。

沈景然,“你在想谁?”

许宁宁不想被许璐璐看见她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来往。

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你别动手动脚”。

沈景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大概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想不想看戏?”

“看什么戏?”

“注意看着”。

许宁宁倒是看得很认真。

忽然台上拍卖人员的手势指向了许璐璐。

而此刻许璐璐正举着手里的牌子一脸茫然。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举起来的,更不知道台上现在拍卖的是什么东西。

她一心一意的看着许宁宁的方向,也不知道谁碰了一下她的手肘,她下意识的举起了手,完全了忘了自己手里还有一个号码牌。

台上的工作人员道,“八千万三次,成交,恭喜,这件青花瓷花瓶是这位小姐的了”。

许宁宁在台上看着许璐璐惊慌失措的样子,特别解气。

八千万……

就算许家有点家底,也经不住她这么败家。

八千万可是他们许家公司一两年的营业额。

现在许家公司生意不景气,一下让他们拿这么多钱出来,她爸妈估计得气的吐血。

许宁宁幸灾乐祸,她爸妈不是这么宠着她们这个小女儿吗,这一次看他们还会不会偏袒她。

许宁宁,“什么花瓶值八千万?”

沈景然道,“这个花瓶的本身价值最多不过百万,这次花瓶的主人是以慈善的名义拍卖,拍卖的所有款项都会捐赠给贫困山区,所以价格才叫的这么高”。

“也就是说许璐璐那傻子用八千万做了个慈善?”

还真是便宜她了,给许家树立了这么好一个名声。

沈景然,“这次捐赠是匿名捐赠”。

“……”

果然是个傻子。

她已经能料想到她妈知道这件事之后在家里跳脚的样子。

她妈那么贪财,八千万,得够她买多少包包化妆品。

“万一她反悔不买了怎么办?”

“这次组织拍卖的公司她得罪不起,不买无非两个结果,一,走正规渠道,她会被起诉,强制执行,二,不正规的渠道,你以后再也见不到她”。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许璐璐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完全就是活该。

许宁宁一点也不同情她。

要不是她现在带着面具,她甚至想给许璐璐做个鬼脸!

台下的许璐璐已经完全慌了神。

沈景然在她耳边道,“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的东西”。

“没”。

就算有,她也不会要他买给她的。

开玩笑,刚才那一场已经把她吓出一身汗了。

要是他真的给她买这么珍贵的东西,她就彻底摆脱不了他了。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得到了今天最好的礼物。

许宁宁,“刚才那下是你让陆旭干的吧”。

“眼神不错”。

“……”

这个男人不但恐怖,报复心也强!

许宁宁深深为了自己的将来担忧!

第二天,许家就找来了。

准确的说是罗友琴和许璐璐找来了。

刚好这天许宁宁在家休息没有去上班。

她们两母女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也不知道有什么脸。

许璐璐半张脸红肿着,罗友琴肯定是舍不得打她,看来是她爸帮她出了这口气。

“妈,你怎么来了”。

罗友琴连寒暄也没有寒暄两句,指着鼻子就是质问,“许宁宁,你昨天都干了什么!”

她就知道是为了昨天的事情。

“我干了什么?”

许宁宁一脸无辜。

“璐璐说你昨天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你把我们许家的脸都丢尽了,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罗友琴问都没有问过她,只听许璐璐的一面之词就定了她的罪。

许宁宁心冷的连吵架都不想跟她吵。

“证据呢”。

“璐璐亲眼看见的需要什么证据!”

“指不定她眼瞎呢”。

许璐璐气急败坏,“许宁宁你要不要脸,妈,我昨天差点拆穿了你和那个奸夫,你们就设计陷害我,妈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昨天的事真的跟我没关系,都是因为她,这钱也该她出”。

罗友琴掏出拍卖合同,啪的摔在许宁宁面前。

“听见了,今天之内把钱打到这个账户”。

“我凭什么得为她买单,谁做的孽,谁负责”。

更何况她凭什么觉得她会有八千万!

她从许家走的时候身上不过一千块!

罗友琴,“她是你妹妹,你是许家的女儿,你就应该帮她!”

“你看她有做妹妹的样子?”

许璐璐盛气凌人,“你要是不把这事解决了,我就把你昨天跟野男人私会的事告诉沈家”。

许宁宁心里慌乱,面上却很镇定。

“好啊,你去说啊,别说你空口无凭没人会相信,就算沈家真的信了,丢脸的也是许家!大不了鱼死网破,让沈家的人报复许家,到时候可就不是八千万的事!”

罗友琴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许璐璐不知道,可是罗友琴明白的很,当初他们怎么也要攀上沈家这门亲,就是为了让沈家在生意上多帮衬他们。

一旦许宁宁做了有辱他们门楣的事。

别说帮衬,沈家不落井下石,他们已经谢天谢地了。

罗友琴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许宁宁,许家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家人,你还有没有良心!”

许宁宁打心底里也不想鱼死网破,她们豁得出去,她不能。

她可宝贵自己这条小命了。

但她也不能当冤大头!

这个锅不能背。

“这钱我绝对不可能给”。

“沈家那么有钱,这点钱的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你非得逼死你妹妹不可是不是”。

“这点钱你们也不是拿不出来,是你想逼死她”。

许宁宁已经疲于跟他们吵架。

“李姨,送客”。

许宁宁虽然不待见李姨,但是她作为一个保姆,在这方面还是做得很称职。

李姨不留情面的赶人,“两位请吧”。

罗友琴气急败坏,“许宁宁,我是你妈,你居然让人赶我走,你是要下地狱的!”

许宁宁上了楼,再也不搭理他们。

李姨态度很强硬,“两位,这里是沈家,要是你们要在这里闹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哼!”

夜间

许宁宁睡下了,沈景然才回来。

他白天从来不在家,就算是晚上也是偶尔回来。

“听李姨说,今天许家的人来找你麻烦了”。

“恩,都解决了”。

“以后她们再来找你的麻烦,直接赶出去”。

“好”。

“我明天要离开一段时间,大约要一个月之后才回来”。

“你去哪儿?”

“工作上的事”。

“哦”,许宁宁识趣的没有再问。

“如果你想我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

自从那天晚上那个吻之后,许宁宁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大多时候只能沉默以对。

沈景然很自然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许宁宁久久不能入眠。

想他?她会想她吗?

许宁宁从卢晓悠那里得知,那个混蛋还真的成为他们咖啡厅最大的股东,也就是说他现在还真的是她的老板。

也就是说她做什么都逃不了他的耳目!

许宁宁知道的那一刻开始已经在为自己考虑后路了。

空闲期间,卢晓悠端了两杯咖啡在她面前坐下。

“发什么呆呢”。

“我再考虑我的逃亡大计”。

“啊?”

许宁宁撑着脑袋,“我们老板这段时间好像都没动静”。

“你说的是新老板?原来是你在想他啊”。

“谁想他!”

她巴不得他永远不出现最好。

卢晓悠道,“那你是在想你老公?”

“没……”

许宁宁刚才确实想起了沈景然。

“新老板和你老公你选谁?”

“什么乱七八糟的!”

卢晓悠道,“我上次可看见了,新老板帮你教训你妹妹,你们的关系可不一般,你说你出轨了,该不会就是跟他……”

许宁宁,“……”

女人敏锐的直觉,有时候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卢晓悠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爱你老公吗”。

许宁宁连他的脸都没见过长什么样子,哪里说得上是爱。

只是他是难得一个对她温柔对她好的人,她有点贪恋他的好。

“宁宁,作为朋友劝你一句,你不能这么下去,你要是真的喜欢其中一个,就跟另外一个断了联系,不然到时候两个都把握不住,得不偿失”。

“打住,我跟新老板不可能有半点关系”。

更何况,这跟选择根本没关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4.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