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举起来的,更不知道台上现在拍卖的是什么东西。她一心一意的看着许宁宁的方向,也不知道谁碰了一下她的手肘,她下意识的举起了手,完全了忘了自己手里还有一个号码牌。台上的工作人员道,“八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举起来的,更不知道台上现在拍卖的是什么东西。

她一心一意的看着许宁宁的方向,也不知道谁碰了一下她的手肘,她下意识的举起了手,完全了忘了自己手里还有一个号码牌。

台上的工作人员道,“八千万三次,成交,恭喜,这件青花瓷花瓶是这位小姐的了”。

许宁宁在台上看着许璐璐惊慌失措的样子,特别解气。

八千万……

就算许家有点家底,也经不住她这么败家。

八千万可是他们许家公司一两年的营业额。

现在许家公司生意不景气,一下让他们拿这么多钱出来,她爸妈估计得气的吐血。

许宁宁幸灾乐祸,她爸妈不是这么宠着她们这个小女儿吗,这一次看他们还会不会偏袒她。

许宁宁,“什么花瓶值八千万?”

沈景然道,“这个花瓶的本身价值最多不过百万,这次花瓶的主人是以慈善的名义拍卖,拍卖的所有款项都会捐赠给贫困山区,所以价格才叫的这么高”。

“也就是说许璐璐那傻子用八千万做了个慈善?”

还真是便宜她了,给许家树立了这么好一个名声。

沈景然,“这次捐赠是匿名捐赠”。

“……”

果然是个傻子。

她已经能料想到她妈知道这件事之后在家里跳脚的样子。

她妈那么贪财,八千万,得够她买多少包包化妆品。

“万一她反悔不买了怎么办?”

“这次组织拍卖的公司她得罪不起,不买无非两个结果,一,走正规渠道,她会被起诉,强制执行,二,不正规的渠道,你以后再也见不到她”。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许璐璐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完全就是活该。

许宁宁一点也不同情她。

要不是她现在带着面具,她甚至想给许璐璐做个鬼脸!

台下的许璐璐已经完全慌了神。

沈景然在她耳边道,“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的东西”。

“没”。

就算有,她也不会要他买给她的。

开玩笑,刚才那一场已经把她吓出一身汗了。

要是他真的给她买这么珍贵的东西,她就彻底摆脱不了他了。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得到了今天最好的礼物。

许宁宁,“刚才那下是你让陆旭干的吧”。

“眼神不错”。

“……”

这个男人不但恐怖,报复心也强!

许宁宁深深为了自己的将来担忧!

第二天,许家就找来了。

准确的说是罗友琴和许璐璐找来了。

刚好这天许宁宁在家休息没有去上班。

她们两母女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也不知道有什么脸。

许璐璐半张脸红肿着,罗友琴肯定是舍不得打她,看来是她爸帮她出了这口气。

“妈,你怎么来了”。

罗友琴连寒暄也没有寒暄两句,指着鼻子就是质问,“许宁宁,你昨天都干了什么!”

她就知道是为了昨天的事情。

“我干了什么?”

许宁宁一脸无辜。

“璐璐说你昨天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你把我们许家的脸都丢尽了,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罗友琴问都没有问过她,只听许璐璐的一面之词就定了她的罪。

许宁宁心冷的连吵架都不想跟她吵。

“证据呢”。

“璐璐亲眼看见的需要什么证据!”

“指不定她眼瞎呢”。

许璐璐气急败坏,“许宁宁你要不要脸,妈,我昨天差点拆穿了你和那个奸夫,你们就设计陷害我,妈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昨天的事真的跟我没关系,都是因为她,这钱也该她出”。

罗友琴掏出拍卖合同,啪的摔在许宁宁面前。

“听见了,今天之内把钱打到这个账户”。

“我凭什么得为她买单,谁做的孽,谁负责”。

更何况她凭什么觉得她会有八千万!

她从许家走的时候身上不过一千块!

罗友琴,“她是你妹妹,你是许家的女儿,你就应该帮她!”

“你看她有做妹妹的样子?”

许璐璐盛气凌人,“你要是不把这事解决了,我就把你昨天跟野男人私会的事告诉沈家”。

许宁宁心里慌乱,面上却很镇定。

“好啊,你去说啊,别说你空口无凭没人会相信,就算沈家真的信了,丢脸的也是许家!大不了鱼死网破,让沈家的人报复许家,到时候可就不是八千万的事!”

罗友琴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许璐璐不知道,可是罗友琴明白的很,当初他们怎么也要攀上沈家这门亲,就是为了让沈家在生意上多帮衬他们。

一旦许宁宁做了有辱他们门楣的事。

别说帮衬,沈家不落井下石,他们已经谢天谢地了。

罗友琴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许宁宁,许家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家人,你还有没有良心!”

许宁宁打心底里也不想鱼死网破,她们豁得出去,她不能。

她可宝贵自己这条小命了。

但她也不能当冤大头!

这个锅不能背。

“这钱我绝对不可能给”。

“沈家那么有钱,这点钱的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你非得逼死你妹妹不可是不是”。

“这点钱你们也不是拿不出来,是你想逼死她”。

许宁宁已经疲于跟他们吵架。

“李姨,送客”。

许宁宁虽然不待见李姨,但是她作为一个保姆,在这方面还是做得很称职。

李姨不留情面的赶人,“两位请吧”。

罗友琴气急败坏,“许宁宁,我是你妈,你居然让人赶我走,你是要下地狱的!”

许宁宁上了楼,再也不搭理他们。

李姨态度很强硬,“两位,这里是沈家,要是你们要在这里闹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哼!”

夜间

许宁宁睡下了,沈景然才回来。

他白天从来不在家,就算是晚上也是偶尔回来。

“听李姨说,今天许家的人来找你麻烦了”。

“恩,都解决了”。

“以后她们再来找你的麻烦,直接赶出去”。

“好”。

“我明天要离开一段时间,大约要一个月之后才回来”。

“你去哪儿?”

“工作上的事”。

“哦”,许宁宁识趣的没有再问。

“如果你想我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

自从那天晚上那个吻之后,许宁宁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大多时候只能沉默以对。

沈景然很自然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许宁宁久久不能入眠。

想他?她会想她吗?

许宁宁从卢晓悠那里得知,那个混蛋还真的成为他们咖啡厅最大的股东,也就是说他现在还真的是她的老板。

也就是说她做什么都逃不了他的耳目!

许宁宁知道的那一刻开始已经在为自己考虑后路了。

空闲期间,卢晓悠端了两杯咖啡在她面前坐下。

“发什么呆呢”。

“我再考虑我的逃亡大计”。

“啊?”

许宁宁撑着脑袋,“我们老板这段时间好像都没动静”。

“你说的是新老板?原来是你在想他啊”。

“谁想他!”

她巴不得他永远不出现最好。

卢晓悠道,“那你是在想你老公?”

“没……”

许宁宁刚才确实想起了沈景然。

“新老板和你老公你选谁?”

“什么乱七八糟的!”

卢晓悠道,“我上次可看见了,新老板帮你教训你妹妹,你们的关系可不一般,你说你出轨了,该不会就是跟他……”

许宁宁,“……”

女人敏锐的直觉,有时候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卢晓悠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爱你老公吗”。

许宁宁连他的脸都没见过长什么样子,哪里说得上是爱。

只是他是难得一个对她温柔对她好的人,她有点贪恋他的好。

“宁宁,作为朋友劝你一句,你不能这么下去,你要是真的喜欢其中一个,就跟另外一个断了联系,不然到时候两个都把握不住,得不偿失”。

“打住,我跟新老板不可能有半点关系”。

更何况,这跟选择根本没关系!

“你说的这话我都不信,这么说吧,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老公和新老板之间你选谁,不许犹豫,三、二……”

“当然是……”

“是谁?”

“我老公”。

她刚刚……犹豫了。

许宁宁使劲摇头,她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脑海里还出现那个混蛋的影子!

卢晓悠道,“这不就结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许宁宁抓住她的手。

“晓悠,你说得对,是我太傻了,这种事有什么好想的,等我老公这次出差回来我就跟他说清楚”。

要是他能接受她的过去,她就跟那个混蛋断的一干二净。

沈景然对她这么好,她不能再伤害她。

必须要把事情摊开来说。

他一边贪恋他对她的好,一边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实在太混蛋了!

卢晓悠,“要是他不接受呢?”

“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我只能跟那个混蛋同归于尽”。

“那不至于,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离婚”。

但愿吧……

许宁宁道,“下班陪我去买衣服吧,我老公再过几天就回来了,我要好好打扮打扮自己”。

“这才对嘛”。

晚上买完衣服,许宁宁和卢晓悠分道扬镳,走到一个岔路口。

身后辆黑车朝着她的方向开过来,停在她身边。

这辆车她再熟悉不过。

很快,陆旭就从车上下来了,“许小姐,少爷想见你”。

“不见”。

“许小姐还是不要为难我了,我也不想对您动粗”。

许宁宁把手里的袋子往他身上一扔。

动粗他肯定做的出来!

“去!”

今晚他一定要跟那个男人说清楚!

许宁宁被带去了她之前去过一次的中式庭院。

快一个月不见的沈景然正坐在餐桌前。

看上去好像……瘦了一些。

陆旭把她的东西放下就出去了。

沈景然道,“看来没我的这一个月你过得不错”。

居然还有心情去买衣服!

之前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居然被她给挂断了!

就连以‘沈景然’这个身份打过去的她也没接。

很好,有脾气!

许宁宁,“那叫相当不错”。

“吃饭”。

许宁宁站着没动,“吃过了,你叫我来干嘛”。

“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觉得我叫你来能干嘛?”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今天来也是为了跟你说清楚,以后别再找我,也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

沈景然挑眉,“不然你就怎样?”

“我不会再被你威胁”。

威胁?

她就这么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不怕我去找你老公?”

“有本事你就去找,看谁更倒霉”。

许宁宁豁出去了!

沈景然道,“我不会去找你老公,你也不可能离开我,除非是我不想玩了,记住了?”

“我说不来就不来”。

沈景然放下刀叉,“你可以试一试”。

许宁宁第一次这么有脾气的在他面前甩手就走。

怕他身边的人追上来,出了门跑的飞快。

事实上,沈景然根本没有让人追她。

沈景然淡定的吃着晚餐,明晚回去再好好收拾你!

午休时间。卢晓悠把自己珍藏的化妆品全给拿来了。

“来,趁着休息时间,好好打扮打扮”。

“不至于吧……”

“当然至于,光穿新衣服怎么行,肯定要打扮的美美的啊”。

许宁宁,“……”

她昨天逃命的时候,新买的衣服……忘记拿了。

问题是就算她打扮的美美的,晚上黑黢黢的,他也看不见啊。

“呐,洗面奶,先去卫生间洗个脸”。

卢晓悠看起来比她兴致还高。

许宁宁去了卫生间。

说不定沈景然看见她这么用心的打扮,心情一高兴,谈话也愉快一些。

卢晓悠的洗面奶花香味太浓了,闻的她想吐。

干呕了几声,什么都没吐出来。

几分钟之后

许宁宁从卫生间跑出来,直接奔向店外。

卢晓悠还没看清,人已经不见了,“宁宁,你去哪儿啊!”

许宁宁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又回来,二话不说又跑进了卫生间。

坐在马桶上的许宁宁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过正常的生活。

老天偏偏要跟她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她居然……怀孕了!

许宁宁恨不得自己也被马桶冲走。

卢晓悠见她一个小时没出来,担心的不行。

“宁宁,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啊,千万别想不开”。

许宁宁从隔间走出来,生无可恋。

“晓悠”。

“啊?”

“我要离婚”。

“什么?不是刚才还好好的吗”。

是啊,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一点都不好了,她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

这下不管沈景然会不会原谅她,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晓悠,是不是夫妻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你还真打算离婚?”

“是不是?”

“不是吧,只是夫妻分居两年再起诉离婚,法院一般会更容易判离婚,我有个表姐就是……你又去哪儿啊?”

“跑路”。

这次她不是闹着玩的,她是真的要跑路。

躲沈家,躲那个混蛋。

许宁宁翻出那张空头支票。

毫不客气的写下了一串数字。

自言自语道,“虽然我还没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但是这是你应该付的,就当是给我和孩子的抚养费!”

***

陆旭拿着银行发来的信息。

“少爷,许小姐半个小时前去银行兑换了三百万的支票”。

“这么快就想通了?”

沈景然拨了她的电话。

居然关机了。

沈景然眉峰一敛,本就冷峻的脸又添了几丝寒意。

“许宁宁在哪里”。

“我这就给陆阳打电话”。

许宁宁那边一直都是陆阳再看着。

陆阳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不一会儿陆阳的电话打过来了,“哥……我把少夫人弄丢了”。

“弄丢了是什么意思”。

“我每天下班时间去接少夫人,刚才去的时候,她同事说她中午就走了,说是……”

“是什么?”

“跑路”。

“……”

陆旭,“你现在回家,看看少夫人回去没有”。

“我给李姨打过电话了,她说少夫人下午两点的时候回去过,之后……提着行李出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3.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