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欲洁其身而乱大伦

自从那天晚上那个吻之后,许宁宁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大多时候只能沉默以对。沈景然很自然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许宁宁久久不能入眠。想他?她会想她吗?许宁宁从卢晓悠那里得知,那个混蛋还真的成为他们咖啡厅最

自从那天晚上那个吻之后,许宁宁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大多时候只能沉默以对。

沈景然很自然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许宁宁久久不能入眠。

想他?她会想她吗?

许宁宁从卢晓悠那里得知,那个混蛋还真的成为他们咖啡厅最大的股东,也就是说他现在还真的是她的老板。

也就是说她做什么都逃不了他的耳目!

许宁宁知道的那一刻开始已经在为自己考虑后路了。

空闲期间,卢晓悠端了两杯咖啡在她面前坐下。

“发什么呆呢”。

“我再考虑我的逃亡大计”。

“啊?”

许宁宁撑着脑袋,“我们老板这段时间好像都没动静”。

“你说的是新老板?原来是你在想他啊”。

“谁想他!”

她巴不得他永远不出现最好。

卢晓悠道,“那你是在想你老公?”

“没……”

许宁宁刚才确实想起了沈景然。

“新老板和你老公你选谁?”

“什么乱七八糟的!”

卢晓悠道,“我上次可看见了,新老板帮你教训你妹妹,你们的关系可不一般,你说你出轨了,该不会就是跟他……”

许宁宁,“……”

女人敏锐的直觉,有时候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卢晓悠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爱你老公吗”。

许宁宁连他的脸都没见过长什么样子,哪里说得上是爱。

只是他是难得一个对她温柔对她好的人,她有点贪恋他的好。

“宁宁,作为朋友劝你一句,你不能这么下去,你要是真的喜欢其中一个,就跟另外一个断了联系,不然到时候两个都把握不住,得不偿失”。

“打住,我跟新老板不可能有半点关系”。

更何况,这跟选择根本没关系!

“你说的这话我都不信,这么说吧,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老公和新老板之间你选谁,不许犹豫,三、二……”

“当然是……”

“是谁?”

“我老公”。

她刚刚……犹豫了。

许宁宁使劲摇头,她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脑海里还出现那个混蛋的影子!

卢晓悠道,“这不就结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许宁宁抓住她的手。

“晓悠,你说得对,是我太傻了,这种事有什么好想的,等我老公这次出差回来我就跟他说清楚”。

要是他能接受她的过去,她就跟那个混蛋断的一干二净。

沈景然对她这么好,她不能再伤害她。

必须要把事情摊开来说。

他一边贪恋他对她的好,一边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实在太混蛋了!

卢晓悠,“要是他不接受呢?”

“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我只能跟那个混蛋同归于尽”。

“那不至于,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离婚”。

但愿吧……

许宁宁道,“下班陪我去买衣服吧,我老公再过几天就回来了,我要好好打扮打扮自己”。

“这才对嘛”。

晚上买完衣服,许宁宁和卢晓悠分道扬镳,走到一个岔路口。

身后辆黑车朝着她的方向开过来,停在她身边。

这辆车她再熟悉不过。

很快,陆旭就从车上下来了,“许小姐,少爷想见你”。

“不见”。

“许小姐还是不要为难我了,我也不想对您动粗”。

许宁宁把手里的袋子往他身上一扔。

动粗他肯定做的出来!

“去!”

今晚他一定要跟那个男人说清楚!

许宁宁被带去了她之前去过一次的中式庭院。

快一个月不见的沈景然正坐在餐桌前。

看上去好像……瘦了一些。

陆旭把她的东西放下就出去了。

沈景然道,“看来没我的这一个月你过得不错”。

居然还有心情去买衣服!

之前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居然被她给挂断了!

就连以‘沈景然’这个身份打过去的她也没接。

很好,有脾气!

许宁宁,“那叫相当不错”。

“吃饭”。

许宁宁站着没动,“吃过了,你叫我来干嘛”。

“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觉得我叫你来能干嘛?”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今天来也是为了跟你说清楚,以后别再找我,也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

沈景然挑眉,“不然你就怎样?”

“我不会再被你威胁”。

威胁?

她就这么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不怕我去找你老公?”

“有本事你就去找,看谁更倒霉”。

许宁宁豁出去了!

沈景然道,“我不会去找你老公,你也不可能离开我,除非是我不想玩了,记住了?”

“我说不来就不来”。

沈景然放下刀叉,“你可以试一试”。

许宁宁第一次这么有脾气的在他面前甩手就走。

怕他身边的人追上来,出了门跑的飞快。

事实上,沈景然根本没有让人追她。

沈景然淡定的吃着晚餐,明晚回去再好好收拾你!

午休时间。卢晓悠把自己珍藏的化妆品全给拿来了。

“来,趁着休息时间,好好打扮打扮”。

“不至于吧……”

“当然至于,光穿新衣服怎么行,肯定要打扮的美美的啊”。

许宁宁,“……”

她昨天逃命的时候,新买的衣服……忘记拿了。

问题是就算她打扮的美美的,晚上黑黢黢的,他也看不见啊。

“呐,洗面奶,先去卫生间洗个脸”。

卢晓悠看起来比她兴致还高。

许宁宁去了卫生间。

说不定沈景然看见她这么用心的打扮,心情一高兴,谈话也愉快一些。

卢晓悠的洗面奶花香味太浓了,闻的她想吐。

干呕了几声,什么都没吐出来。

几分钟之后

许宁宁从卫生间跑出来,直接奔向店外。

卢晓悠还没看清,人已经不见了,“宁宁,你去哪儿啊!”

许宁宁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又回来,二话不说又跑进了卫生间。

坐在马桶上的许宁宁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过正常的生活。

老天偏偏要跟她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她居然……怀孕了!

许宁宁恨不得自己也被马桶冲走。

卢晓悠见她一个小时没出来,担心的不行。

“宁宁,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啊,千万别想不开”。

许宁宁从隔间走出来,生无可恋。

“晓悠”。

“啊?”

“我要离婚”。

“什么?不是刚才还好好的吗”。

是啊,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一点都不好了,她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

这下不管沈景然会不会原谅她,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晓悠,是不是夫妻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你还真打算离婚?”

“是不是?”

“不是吧,只是夫妻分居两年再起诉离婚,法院一般会更容易判离婚,我有个表姐就是……你又去哪儿啊?”

“跑路”。

这次她不是闹着玩的,她是真的要跑路。

躲沈家,躲那个混蛋。

许宁宁翻出那张空头支票。

毫不客气的写下了一串数字。

自言自语道,“虽然我还没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但是这是你应该付的,就当是给我和孩子的抚养费!”

***

陆旭拿着银行发来的信息。

“少爷,许小姐半个小时前去银行兑换了三百万的支票”。

“这么快就想通了?”

沈景然拨了她的电话。

居然关机了。

沈景然眉峰一敛,本就冷峻的脸又添了几丝寒意。

“许宁宁在哪里”。

“我这就给陆阳打电话”。

许宁宁那边一直都是陆阳再看着。

陆阳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不一会儿陆阳的电话打过来了,“哥……我把少夫人弄丢了”。

“弄丢了是什么意思”。

“我每天下班时间去接少夫人,刚才去的时候,她同事说她中午就走了,说是……”

“是什么?”

“跑路”。

“……”

陆旭,“你现在回家,看看少夫人回去没有”。

“我给李姨打过电话了,她说少夫人下午两点的时候回去过,之后……提着行李出去了”。

陆旭心里咯噔一下,“你去许家那边看看”。

“好,我马上去”。

陆旭把事情告诉了沈景然。

拿起衣服走出房间,“她人呢”。

“目前还没有消息”。

沈景然回家没有见到许宁宁,他们卧室茶几上白色文件特别显眼。

离婚协议书!

沈景然眸光森然,协议落入他手的时候,立马变了形。

随后,被他撕成碎片。

声音冷冽,“许宁宁,你居然真敢跟我离婚!”

陆旭识趣的退了出去,“少爷,我现在就去找”。

12小时后

陆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烦躁的沈景然。

虽然他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手中的那只钢笔的盖子被他拉开又盖上,拉开又盖上,反复好几十次。

半响,沈景然终于开口了。

“她走起前还说了什么!”

“听少夫人的朋友说,少夫人只说了离婚和跑路,没说其他什么”。

陆阳都不敢抬眼看他。

明明看好少夫人是他的任务,他居然……

希望他哥能快点带消息回来。

他实在是顶不住了。

“她朋友联系上她了吗!”

“没有,少夫人的手机昨天下午就关机了,一直没开机,也没人联系过任何人,许家那边也去过了,少夫人没回去过”。

沈景然笃定,“她不会回许家”。

陆旭从外面进来,“少爷,许小姐是坐游轮离开A市的,我们在游轮的各个靠岸口都安排了人手,监控显示她在游轮出发的第一个靠岸口就下船了,当时是晚上,我们的人跟许小姐擦肩而过。她下船之后坐了当地的面包车走的,那个小县城的监控数量有限,至于她有没有离开那个小县城现在还不知道,如果她还在那个县城,相信就有消息……”

沈景然紧紧握着拳头,“一天之内,必须给我找到她!”

“是,少爷,许小姐的离开会不会跟许家那边有关,您不在的这段时间,许家来找过她两次”。

“先给我找到人!”

至于原因,他要听她亲口说!

“是”。

出了门,陆阳像是打过一场大战一般,“哥,你说我是不是完了”。

“现在说这些还早,要是没找到许小姐,你才是真的完了”。

“……”

“不止是你,连我也没好日子过”。

“少爷这么在乎少夫人?他明明也没见过少夫人几次”。

“你懂什么,赶快去找,发动一切力量”。

Z城

七天后

许宁宁悠闲的躺在海边,晒着太阳,吹着海风,还有甜甜的椰子喝。

再也没有比这惬意的日子了。

折腾了这好几天,辗转了好几个城市,她还特意挑黑车赶路,终于,她算是彻底摆脱了那个混蛋。

也不知道沈家和许家那边怎么样了。

许宁宁摇摇头,不去想。

反正许家也没有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

至于沈景然……

她的离开是对他最好的交待。

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

许宁宁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

这才一个多月的生命……

说实话,她有些不忍心。

做错事情的是她和那个混蛋,不是这无辜的小生命。

她又担心自己不能对它负责任。

“许宁宁?”

许宁宁心下一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应该没人认识她才对。

她都已经做好了跑的准备,一睁眼许慕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许慕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宁宁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去。

没其他人,她松了一口气。

许宁宁,“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一个人?没跟爸妈说吧”。

“说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来旅游啊,你呢”。

“暑假没事,来这边玩”。

哦对,她想起来了,许慕一放暑假就跟他那群狐朋狗友的出去玩去了,一个多月了也没落家。

“许宁宁”。

“叫声姐姐你会死啊,你真是跟许璐璐越来越像了!”

明明她还没结婚的时候,姐姐前姐姐后的叫,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慢慢疏远了。

不成,就算许慕不是个大嘴巴,万一爸妈问他的时候,他说漏嘴了,那她这几天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她得离开这里。

“你好好跟你朋友玩,我先走了,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见过我”。

“为什么?”

“乖乖听姐姐的话就是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许慕抓住她的胳膊,“你不说清楚我不会让你走”。

年纪轻轻的这么固执!

许慕今年才十八九岁,身高已经整整高过她一个头,加上经常打篮球,一身肌肉线条分明。

许宁宁被他抓住根本没有溜的可能性。

“因为我离家出走,行了吧,放手”。

许慕不但没放手,抓的更紧了,步步逼近她,“从沈家跑出来的?为什么?那个人对你不好?”

“小孩子管那么多干什么”。

许慕皱眉,“果然是沈家……”

“跟沈家没关系”。

沈景然对她很好,是她对不起他。

许宁宁道,“总之,听我的话,千万不能跟爸妈说你见过我,不然我跟你断绝关系”。

“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越偏僻越好”。

最好是那种小城镇,她就不信那个混蛋的势力有那么大,能遍布全国。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在深山老林待一阵子的打算。

等两年后,回去跟沈景然离婚。

两年后那个混蛋说不定也早就忘了她。

许慕,“你一个女人太危险”。

“别小看我”。

“这样吧,我和我朋友明天也要离开这里去边境的一个小镇,那边环境很好,你先跟我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你们有车吗?”

“有”。

“那行”。

她一个人确实不安全。

晚上,许慕带着她去见了他的朋友,。

都是一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许宁宁跟他们玩不到一块儿去。

许慕的朋友碰了碰他,“你新女朋友啊”。

“我姐姐”。

“你姐姐长得不耐啊,有男朋友吗,多少岁”。

“少打她主意”。

“哟,还挺护短”。

许宁宁道,“你去玩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们玩他们的,不用管”。

许宁宁自从有了上两次在酒吧的经验,现在坐在角落里什么都不敢喝。

许慕道,“你这一走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至少两年”。

“连家里也不管了?”

许宁宁自嘲道,“你信不信我就算走二十年,爸妈也根本不会关心我”。

许慕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许久又才道,玩世不恭的表情,“要不我跟你一起吧,我也想离家出走玩玩”。

“开什么玩笑”。

要是爸妈知道她把他们宝贝儿子拐走了,还不得翻了天。

到时候她要躲的人就从两伙人变成了三伙人。

“我是说真的,反正我也不想上学,离家出走……恩……似乎挺有意思”。

“……”许宁宁道,“你别闹啊,这是正经事,不是闹着玩”。

“就这么说定了,谁让你落到我手里,现在不是我听你的,是你听我的”。

许宁宁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吐槽。

“你走了爸妈怎么办?他们会疯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2.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