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被蹂躏出水很污的小说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陆旭拿着银行发来的信息。“少爷,许小姐半个小时前去银行兑换了三百万的支票”。“这么快就想通了?”沈景然拨了她的电话。居然关机了。沈景然眉峰一敛,本就冷峻的脸又添了几丝寒意。“许宁宁在哪里”。“我这就给

陆旭拿着银行发来的信息。

“少爷,许小姐半个小时前去银行兑换了三百万的支票”。

“这么快就想通了?”

沈景然拨了她的电话。

居然关机了。

沈景然眉峰一敛,本就冷峻的脸又添了几丝寒意。

“许宁宁在哪里”。

“我这就给陆阳打电话”。

许宁宁那边一直都是陆阳再看着。

陆阳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不一会儿陆阳的电话打过来了,“哥……我把少夫人弄丢了”。

“弄丢了是什么意思”。

“我每天下班时间去接少夫人,刚才去的时候,她同事说她中午就走了,说是……”

“是什么?”

“跑路”。

“……”

陆旭,“你现在回家,看看少夫人回去没有”。

“我给李姨打过电话了,她说少夫人下午两点的时候回去过,之后……提着行李出去了”。

陆旭心里咯噔一下,“你去许家那边看看”。

“好,我马上去”。

陆旭把事情告诉了沈景然。

拿起衣服走出房间,“她人呢”。

“目前还没有消息”。

沈景然回家没有见到许宁宁,他们卧室茶几上白色文件特别显眼。

离婚协议书!

沈景然眸光森然,协议落入他手的时候,立马变了形。

随后,被他撕成碎片。

声音冷冽,“许宁宁,你居然真敢跟我离婚!”

陆旭识趣的退了出去,“少爷,我现在就去找”。

12小时后

陆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烦躁的沈景然。

虽然他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手中的那只钢笔的盖子被他拉开又盖上,拉开又盖上,反复好几十次。

半响,沈景然终于开口了。

“她走起前还说了什么!”

“听少夫人的朋友说,少夫人只说了离婚和跑路,没说其他什么”。

陆阳都不敢抬眼看他。

明明看好少夫人是他的任务,他居然……

希望他哥能快点带消息回来。

他实在是顶不住了。

“她朋友联系上她了吗!”

“没有,少夫人的手机昨天下午就关机了,一直没开机,也没人联系过任何人,许家那边也去过了,少夫人没回去过”。

沈景然笃定,“她不会回许家”。

陆旭从外面进来,“少爷,许小姐是坐游轮离开A市的,我们在游轮的各个靠岸口都安排了人手,监控显示她在游轮出发的第一个靠岸口就下船了,当时是晚上,我们的人跟许小姐擦肩而过。她下船之后坐了当地的面包车走的,那个小县城的监控数量有限,至于她有没有离开那个小县城现在还不知道,如果她还在那个县城,相信就有消息……”

沈景然紧紧握着拳头,“一天之内,必须给我找到她!”

“是,少爷,许小姐的离开会不会跟许家那边有关,您不在的这段时间,许家来找过她两次”。

“先给我找到人!”

至于原因,他要听她亲口说!

“是”。

出了门,陆阳像是打过一场大战一般,“哥,你说我是不是完了”。

“现在说这些还早,要是没找到许小姐,你才是真的完了”。

“……”

“不止是你,连我也没好日子过”。

“少爷这么在乎少夫人?他明明也没见过少夫人几次”。

“你懂什么,赶快去找,发动一切力量”。

Z城

七天后

许宁宁悠闲的躺在海边,晒着太阳,吹着海风,还有甜甜的椰子喝。

再也没有比这惬意的日子了。

折腾了这好几天,辗转了好几个城市,她还特意挑黑车赶路,终于,她算是彻底摆脱了那个混蛋。

也不知道沈家和许家那边怎么样了。

许宁宁摇摇头,不去想。

反正许家也没有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

至于沈景然……

她的离开是对他最好的交待。

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

许宁宁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

这才一个多月的生命……

说实话,她有些不忍心。

做错事情的是她和那个混蛋,不是这无辜的小生命。

她又担心自己不能对它负责任。

“许宁宁?”

许宁宁心下一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应该没人认识她才对。

她都已经做好了跑的准备,一睁眼许慕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许慕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宁宁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去。

没其他人,她松了一口气。

许宁宁,“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一个人?没跟爸妈说吧”。

“说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来旅游啊,你呢”。

“暑假没事,来这边玩”。

哦对,她想起来了,许慕一放暑假就跟他那群狐朋狗友的出去玩去了,一个多月了也没落家。

“许宁宁”。

“叫声姐姐你会死啊,你真是跟许璐璐越来越像了!”

明明她还没结婚的时候,姐姐前姐姐后的叫,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慢慢疏远了。

不成,就算许慕不是个大嘴巴,万一爸妈问他的时候,他说漏嘴了,那她这几天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她得离开这里。

“你好好跟你朋友玩,我先走了,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见过我”。

“为什么?”

“乖乖听姐姐的话就是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许慕抓住她的胳膊,“你不说清楚我不会让你走”。

年纪轻轻的这么固执!

许慕今年才十八九岁,身高已经整整高过她一个头,加上经常打篮球,一身肌肉线条分明。

许宁宁被他抓住根本没有溜的可能性。

“因为我离家出走,行了吧,放手”。

许慕不但没放手,抓的更紧了,步步逼近她,“从沈家跑出来的?为什么?那个人对你不好?”

“小孩子管那么多干什么”。

许慕皱眉,“果然是沈家……”

“跟沈家没关系”。

沈景然对她很好,是她对不起他。

许宁宁道,“总之,听我的话,千万不能跟爸妈说你见过我,不然我跟你断绝关系”。

“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越偏僻越好”。

最好是那种小城镇,她就不信那个混蛋的势力有那么大,能遍布全国。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在深山老林待一阵子的打算。

等两年后,回去跟沈景然离婚。

两年后那个混蛋说不定也早就忘了她。

许慕,“你一个女人太危险”。

“别小看我”。

“这样吧,我和我朋友明天也要离开这里去边境的一个小镇,那边环境很好,你先跟我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你们有车吗?”

“有”。

“那行”。

她一个人确实不安全。

晚上,许慕带着她去见了他的朋友,。

都是一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许宁宁跟他们玩不到一块儿去。

许慕的朋友碰了碰他,“你新女朋友啊”。

“我姐姐”。

“你姐姐长得不耐啊,有男朋友吗,多少岁”。

“少打她主意”。

“哟,还挺护短”。

许宁宁道,“你去玩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们玩他们的,不用管”。

许宁宁自从有了上两次在酒吧的经验,现在坐在角落里什么都不敢喝。

许慕道,“你这一走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至少两年”。

“连家里也不管了?”

许宁宁自嘲道,“你信不信我就算走二十年,爸妈也根本不会关心我”。

许慕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许久又才道,玩世不恭的表情,“要不我跟你一起吧,我也想离家出走玩玩”。

“开什么玩笑”。

要是爸妈知道她把他们宝贝儿子拐走了,还不得翻了天。

到时候她要躲的人就从两伙人变成了三伙人。

“我是说真的,反正我也不想上学,离家出走……恩……似乎挺有意思”。

“……”许宁宁道,“你别闹啊,这是正经事,不是闹着玩”。

“就这么说定了,谁让你落到我手里,现在不是我听你的,是你听我的”。

许宁宁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吐槽。

“你走了爸妈怎么办?他们会疯的”。

比起许璐璐,许慕在家里更受宠,她妈简直对他简直像是一个小皇帝一样供着。

要是知道许宁宁拐走了他,她妈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

许慕说,“我又不是不回去了,再说我是成年人,我去哪儿由我自己决定”。

还没喝酒就说胡话。

“好好好~”

许宁宁随便敷衍了两声,反正她不能跟他一起走,明天她得找个机会自己走。

许慕顺势倒在了她的腿上。

拱了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这么大的人还撒娇?起来!”

“喝多了,让我躺一会儿”。

“你才喝了两杯,哪里多了”。

许宁宁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酒量。

绝对是故意的!

许慕道,“这酒烈”。

“……”

玩了大半天,许宁宁迷迷糊糊跟着他回了酒店。

许慕,“明天中午离开这里,到时候我来叫你”。

“好”。

“许宁宁”。

“干嘛”。

许慕犹豫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出来,“没什么,早点休息”。

“你也是,记住,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爸妈,”。

“这话你今天都念叨八百遍了,啰嗦死了,跟妈越来越像了”。

“我跟她才不像”。

她这辈子都不会活成她妈那个样子。

许慕愣了愣,拍了拍她的头顶,“睡吧”。

“恩”。

第二天

许宁宁起的很早。

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走。

刚走到酒店大厅门口,偏这么不巧的遇见了从外面买早餐回来的许慕。

许慕骤然一愣,目光落在她的行李箱上,语气不善,“你要走!”

既然被发现了她也没办法,“恩”。

“为什么要抛下我!”

“许慕,我这次走不是闹着玩,A市没什么值得我留恋,我以后也没打算回去了,但是你不一样,你还有学业,还有爸妈,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同样姓许,为什么你可以,我却不可以!”

“你别孩子气行不行!”

“我是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也不是一时兴起,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我跟着你可以照顾你,可以保护你”。

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呢!

许宁宁道,“我也是成年人,我能保护自己,不需要你保护!你听我的话,玩完了早点回去”。

“不可能!许宁宁,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带上我,要么你也别想走!总之,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

“你!”

他们许家的人怎么都这么固执!

真是遗传?

许慕从她手里接过行礼,把早餐塞到她手里。

“接下来你想去哪儿,如果你不想去那个小镇,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

她怎么尽遇上这种不讲理的人!

“不过半年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不讲理”。

“你先食言,昨晚说好一起走”。

“……”许宁宁无奈,“一起走可以,不过我们得说好,你要是敢……”

“绝对不会”。

“我话都还没有说完”。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离家出走除了沈家的原因,还有爸妈,我不会让他们找到我们”。

许宁宁跟他回到了酒店房间。

一边吃东西一边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什么收入都没有,这么一走,你拿什么生活”。

“我这么大个人,总能找到能活下去的方法”。

“比如?”

许慕在家里就是一个标准的大少爷,罗友琴什么都不让他做,家务事更是一点都不会。

许慕想了想,道,“我这张脸还不错,大不了我可以去卖身?”

“……”

许宁宁知道他只是一时兴起,等这阵兴趣过去了,知道离家出走没那么好玩,他自然也就回去了。

许宁宁道,“你说的那个小镇我挺有兴趣,去玩一阵也好,至于接下来去哪儿再说吧”。

“别想甩开我”。

“……”

许宁宁跟许慕和他朋友们出发往那个小镇去了。

这辆车上就许宁宁和许慕两个人。

许宁宁望着路上的风景心情甚好。

车行驶了大半天才到地方,很有民族风情的一个地方。

这些地方以前她只在电视上看过。

身临其境感觉又大不一样。

他们去的时候刚好赶上那边一个盛大的节日。

通宵狂欢。

他们在最热闹的地方逛了很久,买了些吃的。

许慕说,“待会儿还有一个很大的烟火宴会,我们去高处,找个好位置”。

许慕带她去了一个小山坡,上面聚集了很多人,都是为了看烟火来的。

他们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

许宁宁道,“怎么就我们两个,你朋友呢?”

“他们成双成对的,肯定找个隐秘的地方腻歪去了,哪个顾得了我们”。

“你呢?没女朋友?我看你几个同学长得都不错啊”。

许慕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感兴趣的时候。

他们同行的有一个女孩子老是对他眉来眼去的。

可惜许慕装作没看见。

“没有”。

“有喜欢的人吗?”

许慕把买的吃的从袋子里拿出来,“有”。

许宁宁八卦道,“谁啊?”

许慕不再说话。

许宁宁摇摇头,“唉,孩子大了,不跟我说心里话了”。

许慕白了她一眼,“想吃什么”。

“羊肉串”。

“给……”

许慕和许宁宁并排坐着,等着烟火。

许宁宁一边啃着羊肉串一边道,“我以前是不是哪里得罪过你”。

许慕拿纸巾的手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总感觉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不像以前那样了,还是说你也跟爸妈一样,更喜欢许璐璐这个姐姐”。

“没有”,许慕抽出纸巾擦了她嘴角的酱料,“都结婚了,哪怕是亲弟弟也要避嫌”。

“哦?避嫌的连姐姐也不叫一声?”

许慕道,“你跟他过得好吗?”

“挺好的”。

“要真的好,你也不会在这里”。

许慕哼了一声,明显不信。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我已经决定跟他离婚了”。

许慕语调微变,“真的?”

“恩”。

沈景然应该早就看见她留下的离婚协议书。

她手机关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联系过她。

许慕见她出神,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既然离了婚,你还跑什么?”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

“我不是小孩!”

“好好,不是,乖,吃颗糖”。

许慕不喜欢她把自己当小孩子看,“我想好了,我们去国外怎么样?”

“不行!”

要是有出境记录,一定会被安歌混蛋找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1.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