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美女解开奶罩让男人揉 性调教室高H学校

许宁宁道,“总之,听我的话,千万不能跟爸妈说你见过我,不然我跟你断绝关系”。“你要去哪儿?”“不知道,越偏僻越好”。最好是那种小城镇,她就不信那个混蛋的势力有那么大,能遍布全国。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在深山

许宁宁道,“总之,听我的话,千万不能跟爸妈说你见过我,不然我跟你断绝关系”。

“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越偏僻越好”。

最好是那种小城镇,她就不信那个混蛋的势力有那么大,能遍布全国。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在深山老林待一阵子的打算。

等两年后,回去跟沈景然离婚。

两年后那个混蛋说不定也早就忘了她。

许慕,“你一个女人太危险”。

“别小看我”。

“这样吧,我和我朋友明天也要离开这里去边境的一个小镇,那边环境很好,你先跟我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你们有车吗?”

“有”。

“那行”。

她一个人确实不安全。

晚上,许慕带着她去见了他的朋友,。

都是一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许宁宁跟他们玩不到一块儿去。

许慕的朋友碰了碰他,“你新女朋友啊”。

“我姐姐”。

“你姐姐长得不耐啊,有男朋友吗,多少岁”。

“少打她主意”。

“哟,还挺护短”。

许宁宁道,“你去玩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们玩他们的,不用管”。

许宁宁自从有了上两次在酒吧的经验,现在坐在角落里什么都不敢喝。

许慕道,“你这一走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至少两年”。

“连家里也不管了?”

许宁宁自嘲道,“你信不信我就算走二十年,爸妈也根本不会关心我”。

许慕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许久又才道,玩世不恭的表情,“要不我跟你一起吧,我也想离家出走玩玩”。

“开什么玩笑”。

要是爸妈知道她把他们宝贝儿子拐走了,还不得翻了天。

到时候她要躲的人就从两伙人变成了三伙人。

“我是说真的,反正我也不想上学,离家出走……恩……似乎挺有意思”。

“……”许宁宁道,“你别闹啊,这是正经事,不是闹着玩”。

“就这么说定了,谁让你落到我手里,现在不是我听你的,是你听我的”。

许宁宁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吐槽。

“你走了爸妈怎么办?他们会疯的”。

比起许璐璐,许慕在家里更受宠,她妈简直对他简直像是一个小皇帝一样供着。

要是知道许宁宁拐走了他,她妈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

许慕说,“我又不是不回去了,再说我是成年人,我去哪儿由我自己决定”。

还没喝酒就说胡话。

“好好好~”

许宁宁随便敷衍了两声,反正她不能跟他一起走,明天她得找个机会自己走。

许慕顺势倒在了她的腿上。

拱了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这么大的人还撒娇?起来!”

“喝多了,让我躺一会儿”。

“你才喝了两杯,哪里多了”。

许宁宁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酒量。

绝对是故意的!

许慕道,“这酒烈”。

“……”

玩了大半天,许宁宁迷迷糊糊跟着他回了酒店。

许慕,“明天中午离开这里,到时候我来叫你”。

“好”。

“许宁宁”。

“干嘛”。

许慕犹豫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出来,“没什么,早点休息”。

“你也是,记住,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爸妈,”。

“这话你今天都念叨八百遍了,啰嗦死了,跟妈越来越像了”。

“我跟她才不像”。

她这辈子都不会活成她妈那个样子。

许慕愣了愣,拍了拍她的头顶,“睡吧”。

“恩”。

第二天

许宁宁起的很早。

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走。

刚走到酒店大厅门口,偏这么不巧的遇见了从外面买早餐回来的许慕。

许慕骤然一愣,目光落在她的行李箱上,语气不善,“你要走!”

既然被发现了她也没办法,“恩”。

“为什么要抛下我!”

“许慕,我这次走不是闹着玩,A市没什么值得我留恋,我以后也没打算回去了,但是你不一样,你还有学业,还有爸妈,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同样姓许,为什么你可以,我却不可以!”

“你别孩子气行不行!”

“我是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也不是一时兴起,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我跟着你可以照顾你,可以保护你”。

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呢!

许宁宁道,“我也是成年人,我能保护自己,不需要你保护!你听我的话,玩完了早点回去”。

“不可能!许宁宁,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带上我,要么你也别想走!总之,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

“你!”

他们许家的人怎么都这么固执!

真是遗传?

许慕从她手里接过行礼,把早餐塞到她手里。

“接下来你想去哪儿,如果你不想去那个小镇,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

她怎么尽遇上这种不讲理的人!

“不过半年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不讲理”。

“你先食言,昨晚说好一起走”。

“……”许宁宁无奈,“一起走可以,不过我们得说好,你要是敢……”

“绝对不会”。

“我话都还没有说完”。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离家出走除了沈家的原因,还有爸妈,我不会让他们找到我们”。

许宁宁跟他回到了酒店房间。

一边吃东西一边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什么收入都没有,这么一走,你拿什么生活”。

“我这么大个人,总能找到能活下去的方法”。

“比如?”

许慕在家里就是一个标准的大少爷,罗友琴什么都不让他做,家务事更是一点都不会。

许慕想了想,道,“我这张脸还不错,大不了我可以去卖身?”

“……”

许宁宁知道他只是一时兴起,等这阵兴趣过去了,知道离家出走没那么好玩,他自然也就回去了。

许宁宁道,“你说的那个小镇我挺有兴趣,去玩一阵也好,至于接下来去哪儿再说吧”。

“别想甩开我”。

“……”

许宁宁跟许慕和他朋友们出发往那个小镇去了。

这辆车上就许宁宁和许慕两个人。

许宁宁望着路上的风景心情甚好。

车行驶了大半天才到地方,很有民族风情的一个地方。

这些地方以前她只在电视上看过。

身临其境感觉又大不一样。

他们去的时候刚好赶上那边一个盛大的节日。

通宵狂欢。

他们在最热闹的地方逛了很久,买了些吃的。

许慕说,“待会儿还有一个很大的烟火宴会,我们去高处,找个好位置”。

许慕带她去了一个小山坡,上面聚集了很多人,都是为了看烟火来的。

他们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

许宁宁道,“怎么就我们两个,你朋友呢?”

“他们成双成对的,肯定找个隐秘的地方腻歪去了,哪个顾得了我们”。

“你呢?没女朋友?我看你几个同学长得都不错啊”。

许慕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感兴趣的时候。

他们同行的有一个女孩子老是对他眉来眼去的。

可惜许慕装作没看见。

“没有”。

“有喜欢的人吗?”

许慕把买的吃的从袋子里拿出来,“有”。

许宁宁八卦道,“谁啊?”

许慕不再说话。

许宁宁摇摇头,“唉,孩子大了,不跟我说心里话了”。

许慕白了她一眼,“想吃什么”。

“羊肉串”。

“给……”

许慕和许宁宁并排坐着,等着烟火。

许宁宁一边啃着羊肉串一边道,“我以前是不是哪里得罪过你”。

许慕拿纸巾的手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总感觉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不像以前那样了,还是说你也跟爸妈一样,更喜欢许璐璐这个姐姐”。

“没有”,许慕抽出纸巾擦了她嘴角的酱料,“都结婚了,哪怕是亲弟弟也要避嫌”。

“哦?避嫌的连姐姐也不叫一声?”

许慕道,“你跟他过得好吗?”

“挺好的”。

“要真的好,你也不会在这里”。

许慕哼了一声,明显不信。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我已经决定跟他离婚了”。

许慕语调微变,“真的?”

“恩”。

沈景然应该早就看见她留下的离婚协议书。

她手机关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联系过她。

许慕见她出神,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既然离了婚,你还跑什么?”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

“我不是小孩!”

“好好,不是,乖,吃颗糖”。

许慕不喜欢她把自己当小孩子看,“我想好了,我们去国外怎么样?”

“不行!”

要是有出境记录,一定会被安歌混蛋找到!

“你不喜欢?”

“恩,我还是喜欢熟悉的环境”。

“去北方怎么样?那里有好几个城市适合生活”。

“成啊”。

许慕拿过她手里的糖含在嘴里,“你很想我叫你姐姐?”

“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姐姐”。

许宁宁拍了拍他的脑袋,“乖”。

许慕躺在她腿上。

许宁宁道,“你怎么又来了”。

“作为姐姐,你让我躺一会儿怎么了,烟火还要一会儿才开始,我眯一会儿”。

“……”

许宁宁拿他没办法。

他们在这个小镇上住了两三天。

许宁宁很喜欢这里。

晚间

许慕把许宁宁送到房间门口。

“我们明天离开这里,目标地点我订好了”。

“你确定你朋友不会把我们的行踪告诉爸妈?”

“他们不会背叛朋友”。

“希望吧”。

她这两个月以来就这两天轻松一点,她不想轻松的日子就这么结束了。

许慕笑道,“你不信他们,总得信我吧,放心吧,今晚好好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走”。

“好,你也早点睡”。

许宁宁进了房间,开了灯,一个人影鬼魅一般闪到她身后,她还没喊出来,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呜呜……”

“外面那个男人是谁?”

寒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似是催魂夺命的声音。

许宁宁一听见这熟悉且阴沉声音,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心下凉了半截。

这个混蛋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呜呜……”

他捂着她的嘴巴,让她怎么说话!

沈景然咬着她的耳朵,“我知道外面的那个男人还没有走远,你要是不在乎他的生死,尽管喊”。

沈景然放开了她。

许宁宁下意识的躲开他,站得老远,沈景然就在她前面站着。

黑夜般的双眸,怒意苒苒,就这么把她望着,似要将她剥皮拆骨。

狠狠撕碎。

许宁宁忍住没有喊叫。

许慕也是个冲动的毛头小子,看见她被欺负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这个混蛋来这里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要是真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许慕。

沈景然走到沙发边坐下,修长的手指扯了扯领带。

许宁宁站在他面前,背挺的直直的。

心下琢磨着自己有没有从他眼皮子地下逃走的可能性。

想了半天,可能性为零!

沈景然开口,语气听似平淡,却让许宁宁心下不安。

“我说过,你跑不了”。

许宁宁,“……”

“过来”。

许宁宁没动,“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没必要听你的”。

“你确定要我亲自去请你过来?”

“你别太过分”。

沈景然起身,许宁宁害怕的往后躲。

“你别过来,你过来的话我就……”

许宁宁跑到窗边,“你要是敢靠近我,我就……”

“就怎样?”

“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沈景然双手抱怀,面部表情没什么变化,看上去像是等着她跳。

许宁宁话已经放出去了,要是不跳多没面子啊。

她走到窗边,小城镇的酒店楼层不过,不过也有七层。

她肚子还有一个……

跳不得……

面子上又放不下,伸手去开窗,还好窗子足够给她面子,打不开。

“打不开”。

“我帮你”。

“……”

沈景然还真的帮她把窗户打开了,“跳吧”。

许宁宁赌气还真的往上爬,忽然有一刻,她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

从这里跳下去说不定不会死。

刚有了这个念头,许宁宁已经爬上了窗台。

沈景然没想到她还真的敢跳!

怒气中升,一把把她从窗台上拉了下来。

眼神阴戾,“许宁宁,你不要命了!”

许宁宁倔强的昂着头,“你让我跳的,是你不想让我活”。

“跟我在一起就这么委屈你?”

“是!”

何止是委屈,她简直想哭!

她的生活都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全部乱套了!

沈景然把她抵在墙边,“所以你宁愿离家出走也不跟我在一起?”

“……”

“如果是你老公呢?”

“什么?”

“如果我是你老公,你还要跑?”

“不准你提他!”

沈景然半是气愤半是好笑。

她这是维护他?

不过她跑了这半个月,别想这一句话就让他放过她!

“你对你老公还真是忠贞”。

“闭嘴”。

“我知道你老公是谁,听说他又丑又变态,你宁愿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也不跟我?”

许宁宁就听不得他这么说她老公。

他一个变态,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她老公。

而且这些话好像随时都在提醒她,她背叛她老公的那些事情。

许宁宁狠狠一口咬在他手上。

沈景然没推开他,任由她咬着。

直到嘴里有血腥味,许宁宁才松开。

他的手臂上,一圈她的牙印,还带着血痕。

“你……你怎么不躲?”

“咬够了?发泄完了?”

“……”

“现在该我了”。

沈景然抬起她的下巴,毫不留情的在她唇上啃了一口。

许宁宁使劲的推开他。

捂着红肿的嘴唇躲到一边。

“你神经病啊!”

他何止神经病,她跑的这几天他简直想抓狂!

没想到她还挺有本事,知道避开摄像头,才让他这么久才找到人!

“跟我回去,你逃跑这事我不跟你计较”。

“不可能”。

“别逼我动粗”。

“有本事你就把我打晕带走,反正回去我也会跑!”

“这个提议不错,先绑回去我看你还跑得了!”

“……”

许宁宁拔腿就跑,跑到门口才发现门被从外面反锁了。

沈景然道,“别白费力气了,既然被我找到,别想再跑!”

许宁宁紧咬牙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20/0517/86160.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