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张清托:头骨至今嵌敌人子弹

抗战老兵张清托:头骨至今嵌敌人子弹 抗战老兵张清托每次回忆起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都感觉仿佛就在昨日。 虽然远离战场很久,但张清托一直把党和国家装在心里。 在福建省漳州

抗战老兵张清托:头骨至今嵌敌人子弹
抗战老兵张清托:头骨至今嵌敌人子弹

  抗战老兵张清托每次回忆起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都感觉仿佛就在昨日。

  

  虽然远离战场很久,但张清托一直把党和国家装在心里。

  

  在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有一位95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张清托,他双目失明,听力受损,日军的弹孔至今还留在他的头部,但他仍记得,那些战火纷飞的岁月,讲起那段经历,仿佛就在昨日。

  

  没有船渡河用油桶搭桥

  

  张清托19岁时被保长抽去当兵,到诏安县城检查身体后,在年关前开始北上。走到云霄再到平和坐船,到南靖过龙岩,穿过江西省最后到达湖南省接受训练,这一条路线,老人记得清清楚楚。

  

  张清托说,他在湖南受训有一年左右,每天练行军,在山上练射击。在又一个年关来临前,他们被编入九十九军,派往广州抗击敌人。

  

  到达广州后,日军没有往湖南打而是打向广西,他们继续追击。沿途敌机不断轰炸,他们只能选择走小路不敢走大道。

  

  在广西柳州,他们没有船渡河,便用油桶搭起一座桥。过了不久,终于在南宁遇到了敌人。“当时是在昆仑关的战斗,战斗打得很惨烈,我们连去了100多个,最后回到部队集合的只有20几个。”张清托说,这次遭遇战他印象深刻,至今难以忘怀。

  

  临危不惧“喝”傻日军

  

  据张清托介绍,部队被打散后,他在一个稻草垛中藏了一天,几天没吃喝的他,正好遇到一个好心人,把给儿子的饭分了一半给他才有力气回到部队。

  

  张清托在广东、广西、湖北3个省打了2年的时间,后来被编入第二军七十六师二二八团一营三连七班。张清托说,那时连长让他当尖兵班班长,他嫌自己没文化不愿当,便当了副班长。

  

  再后来,部队接到命令前往四川。张清托说,进川时连长一直强调不能打扰老百姓,不能拿老百姓的东西。但是四川人很热情,还请他们吃猪肉。他们走过峨眉山山脚,到了重庆,驻扎在永川的永仗休整。

  

  入川一年后部队开拔云南与日本作战。其中一天他带着两个新兵,遇上两个日本哨兵。他大喝一声:“什么人”。趁他们还没晃过神时,张清托便打死一人,在另一个日本兵跑后还缴了很多罐头类食品,老人说到这时,脸上满是得意之气。

  

  被子弹击中至今留弹片

  

  老人和部队在云南待了有一年多,那时他们有步枪,有轻机关枪,还有美国人支持的山炮。日本投降的前夕,他们与日本兵交战于凤凰山。

  

  老人在战斗中被击中,子弹嵌入头骨。“送到野战医院时,医生说幸亏你命大,要是脑膜穿破了,你就没命了。”张清托说,之后他被转到陆军医院治疗。

  

  两三天后前方传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这时,一车一车的伤兵运了过来。张清托说,当他们看到下来的是自己的兵时,他们就比大拇指。要是下来的是日本人,他们就都比小拇指。

  

  就这样,老人伤后没有再参加战斗,留在云南的粮站里当管理。张清托说,那时云南的华侨问他想家不,他说想,怎么会不想,想我的父亲,想我的母亲。后来,老人找领导签了难民证,回到了诏安,那年张清托29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18/1007/62141.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