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尔西斯和阿玛朗特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离开伊索的寓言,继续写仿意大利著名作家卜伽丘风格的《故事诗》。但我朋友的侄女西莱莉仿佛像位女神,愿意在巴那斯重新读到我的寓言。假如找不到充分的理由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离开伊索的寓言,继续写仿意大利著名作家卜伽丘风格的《故事 诗》。但我朋友的侄女西莱莉仿佛像位女神,愿意在巴那斯重新读到我的寓言。假如找不到 充分的理由向她说“不”,这恐怕不是人们对女神应有的态度,尤其是当女神以其美丽来支 配我们的时候。为了让大家都明白,这是因为西莱莉十分希望狼和乌鸦的话在我的书中重新 变成诗。西莱莉的要求就代表一切,我们怎能拒绝她那热切的恳求呢?怎么可能呢?为了言 归正传,我的故事,照她的话讲是比较晦涩的故事,即使才智出众的人也难理解其中的一 切。为此,我们来讲几个故事,就是不加解释地能让她听个明白。现在我们就讲讲牧羊人, 而后把狼和羊的对话写成故事。一天,狄尔西斯向年轻的阿玛朗特说:“啊!假若你能像我 这样,懂得有种痛苦能使我们快乐,心荡神迷。天底下仿佛没有一样东西能和它相比。请相 信,别害怕,我不会骗你!冒昧地说,就是你激起了一颗柔情荡漾的心。”
       阿玛朗特纯真地问道:“这种痛苦你如何称呼它?它叫什么?”
       “叫作爱情。”
       “这名字真美啊,你给我说说它的特征吧,我将凭它的特点认识它。它究竟给人们以什 么感觉呢?”
       “帝王的欢乐和这种痛苦相比较,都令人厌烦并为之逊色。有了它,人变得惘然若失, 常独自和森林作伴,到河边顾影自怜。但她见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倒影,而是那个反复在她眼 前出现的情人,那人儿无处不在,其他一切她则视而不见。他就是村里的一个牧羊人,只要 走近他,听到他的声音和名字,她就满脸通红。一想起他来,她就激动,又时常叹气,心里 非常想见他,又害怕见到他,但又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这时阿玛朗特马上接着说: “哦,别说了,这就是你向我讲述的痛苦吧?这并不让我感到陌生,我想我早已知道它。” 狄尔西斯以为姑娘说的就是他,但紧接着这位姑娘说:“我对克利达芒这小伙子的情感正像 你说的这样呢。”
       狄尔西斯听了这话心里既窝火又羞愤,直感到无地自容。
       很多人的情况都与狄尔西斯差不多,他们以为天天在为自己的利益奔忙,但却恰恰是在 为人作嫁,为别人忙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17/0417/46437.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