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是怎样脱险华容道的

这是一种另类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曹操带领部队的高级将领、重要谋士、亲信卫士及数千残兵潜出了江东水军的包围圈,虽然逃窜的方向是敌人的后方,但也只有如此才会有

  这是一种另类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曹操带领部队的高级将领、重要谋士、亲信卫士及数千残兵潜出了江东水军的包围圈,虽然逃窜的方向是敌人的后方,但也只有如此才会有脱身的希望。

  按照曹操的判断:周瑜水军全力围堵于上游水面;刘备陆军此时应该对自己岸上的部队开始了预谋的趁火打劫;自己只要能顺流向下驶出十里之外,那周瑜及刘备就肯定对自己无可奈何了。

  至于蔡瑁与张允率领的向上游突围之船队,损失是躲不过的,但全军覆没也是不可能的,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即便是劫后余生的曹军也是庞大的,会让那周瑜截不胜截,杀不胜杀,孙刘联军追杀沿江突围的余部之时,正是自己率部逃出生天的大好时机!

  谁说败军之将不可言勇?能冷静地面对败局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周郎娃娃!刘备大耳朵!让曹某再给你们上一课:此战真正的精彩处不是那一把由于曹某一时疏忽惹来的大火,是曹某危难之刻的声东击西!不,准确点应该是西窜东奔。

  曹丞相果然算无遗策!周瑜全神贯注于那满江乱窜的白帆,刘备忙活于接受曹军遗留的大量辎重,曹操率领众人顺利的在刘备部队背后东北方向十余里靠岸登陆,更可喜的是岸上树林密布,大雾尚未消退,十余步即闻声不能见人,绝对有利于落落大方地逃命走人。这才是真正的天不灭曹!一切ok!

  中国之命运现在寄托在这数千残兵败将身上,这是部队的精华、曹操的火种,曹操要将她变成播种机!这不是逃跑北窜,是战略转移,是新的长征开始了伟大的脚步!前进!前进!前进进!

  可是具体到行军路线却是关乎部队生死存亡,路有两条:直接北上汉水,寻找护军都督赵俨、奋威将军程昱所率领的北路大军;转身西上,汇合江陵的曹仁。

  两地距离差不多,风险各不同:北上一路平坦,易于曹操拼着绝大风险保存下来的骑兵行军,但是遭遇刘备、诸葛亮预伏阻击部队的可能性也较大,主要是那游弋于汉水的关羽水军,一旦上岸围捕,则曹军等于自投罗网。

  西进出敌意料,只要绕过乌林战场,估计便无敌情,但据荆州本地士卒介绍:此去一路水网纵横,沼泽密布,树木杂生,小道崎岖,风险在天不在人,尤其是一旦遭遇刘备出击乌林的部队,那便如同刚出狼穴,又入虎口。

  军处敌后,不容细想,一旦孙刘两家觉察,曹操这点部队,几乎毫无抵抗能力,现在是安全在于保密,时间就是生命!曹操果断决定:全军寻路北上,直奔汉水。

  太阳躲入云层,浓雾之中,曹军步兵前导,骑兵随后,开始了磕磕绊绊的艰难之旅,心急喝不得热豆腐,越欲快速脱离险地越是快不起来:马不敢嘶,人不敢喊,路不敢问,将不敢催,如何能像长坂坡一日疾追刘备三百里那般迅速?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造化弄人,令人心里越琢磨越不是滋味!

  残雾时有时无,道路曲折婉转,树林片疏片密,河沟走向不定。曹操全军不一时全不知东西南北,只好由曹操指使方向,大军盲目随行。那曹操就对当地地理熟悉?非也,曹操是跟着感觉走,自信随意指出的大方向定然无比正确!

  领袖么,嘴里胡说八道都是无比英明的。

  一路虽然盲目乱撞,艰难困苦更不必说,曹操这统帅、领袖兼舵手却也没忘记自己的导师身份,不断对部下谆谆教导:困难是暂时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平乱尚未成功,将士仍须努力!

  可惜自然规律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曹军折腾了一下午,红太阳露了脸,竟然是军向西南行!这不是与革命目标背道而驰?曹操于马上细心看时,不由大惊:全军竟然又转回了乌林附近!

  曹操就是曹操,大惊却并未失色,虽然出了三分错误,毕竟还有七分成绩,犯了错误决不认账是领导们的一贯作风!曹操索性将错就错,显出一副英明无比之神态,告诉大家:这是预料之中的弯路,本来就是诱导你们心向西方,我们眼下道路选择极对!管他黑狗白狗?逮住兔子就是好狗!

  此刻,曹操却才是真的认准了方向:正西便是华容道,是通往江陵的最捷近小道,顺江而行到江陵是走南绕弓背,华容道就是弓弦!曹操大手一挥:全体西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直奔华容!

  可是,华容小道岂是易行的?一路崎岖狭窄不说,主要是沼泽处处暗伏,战马踏上即陷,徒步行人也不能避免,部队怨苦连天,拥挤混乱,人马停滞,直如同:雪拥兰关马不前!

  曹操见状大怒!自古有句: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 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岂能“艰难困苦繁双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紧急组织先锋队――其实是送命队――割草伐树,填草铺路,架木渡水,只是泥泞道上,铺路的步兵如何能快得过急于逃命的“轻骑”?怀中的茅草刚铺进泥潭,自己的躯体又被填入,马踏脊梁而过,人踩脑袋当桥,士卒死伤狼藉,惨不忍睹!

  据资治通鉴载:“操引军从华容道步走,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众。”

  不管怎样,曹军中主要将领及高级谋僚总算是都渡过了艰险,事情总是有其两面性,有其弊必有其利:难行的道路虽然给曹军添了要小兵命的麻烦,可是也定会阻挡那一旦到来的追兵。

  曹操终于脱困!前面就是江陵!

  文武官员心中凄凉,全军将士面色楚苦,虽然侥幸保命,但回思这意外的惨败,哪个心中能是滋味?现在个个都想嚎啕大哭一场,一抒胸中郁闷酸痛!

  曹操首先带头,为大伙作出了表率:骑在战马之上,仰天朗朗长笑!

  众将当然要问主公笑之为甚?据三国志注•山阳公载记:曹操朗笑回答:“刘备,吾俦也。但得计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无类矣。”

  这就是曹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16/1202/32374.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