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人物

姜立夫

姜立夫(18901978),原名佑,浙江省平阳县(今苍南县)人。 1890年?月4日,姜立夫出生在浙江省平阳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父姜植熊是前清的优贡生,父亲姜炳隐是国学生,哥哥蒋佛是举人

  姜立夫(1890—1978),原名佑,浙江省平阳县(今苍南县)人。

  1890年?月4日,姜立夫出生在浙江省平阳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父姜植熊是前清的优贡生,父亲姜炳隐是国学生,哥哥蒋佛是举人。姜立夫原名姜佑,字立夫,1920 年他30岁时改用立夫为名,取“三十而立”之意。

  姜立夫6岁丧父,10岁丧母,由哥嫂抚养长大。所以姜立夫从小就很懂事,总是一声不响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念书。17岁入杭州府中学堂学习(杭州中学的前身),他在中学里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1910年6月,姜立夫考取庚款留美预备生。次年2月,入游美肄业馆(清华学堂、清华大学的前身) 补习英文,8 月乘“中国号”邮船赴美,时年21岁。

  1915年,姜立夫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系,旋即进哈佛大学当研究生。1918年,他被聘为哈佛大学助教,一边工作一边撰写博士论文。1919年5月,姜立夫获得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非欧几里得空间直线球面变换法》是用代数和微分几何方法来讨论射影空间的直线和非欧空间的球面之间的一种———对应关系。

  1919年10月,姜立夫的哥哥蒋亦去世,他毅然辞掉了在哈佛的工作,回国担负起了抚养侄儿侄女的责任。他离国九年,初返家乡,不坐轿子,自己拎行李,一点也没有 “洋博士”的架子;同时又倡议以姜氏族产充作“学田”,创办爱敬小学。他的这些所作所为,得到了家乡父老的一致称赞。

  1920年初,姜立夫应刚刚成立才半年的天津南开大学之聘,创办了南开大学算学系(即数学系)。至少到1924年为止,南开大学算学系只有姜立夫一位教师,所以被陈省身称之为“一人系”。

  姜立夫授课要求学生耳目手脑并用。他板书时,口中还把板书的内容讲解出来,甚至每个数学记号他都边写边念,从不哑场。不时向学生提问,要求学生单独回答或全体回答。他的板书十分整洁简练,擦黑板时总要保留尚须参考的公式。他作图时,一般是徒手,画得很标准,采用彩色粉笔,用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几何量。

  他能透彻地掌握讲课内容,带的教材上课时从不使用,间或在一两张废日历纸上记下简略的提纲,但也仅仅只是起忘备的作用。他似乎永远是离开教材或提纲讲解。课堂上,学生都能高度集中注意力,随着他的思路聚精会神地进行着同步的思维和推理。他的言传身教,培养了学生严谨的学风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姜立夫的教学方法,使学生接受严格而全面的训练,涌现出一批有长远发展前景的毕业生,江泽涵、陈省身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1923年7月,中国科学社成立数学名词审查委员会,姜立夫为主席。姜立夫在这方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经过十年的努力,1925年至1932年在《科学》杂志上陆续刊出了数学名词(草案),除中文外,还有对应的英、法、德、日名词。

  1931年数学名词经审查定稿,1938年由科学社名词审查会正式出版,定名为《算学名词汇编》,这是中国第一部数学名词词典,内容包括普通名词、数学、代数学、代数解析学、微积分、函数论、初等几何学、解析几何学、投影几何学、直线几何学、代数几何学、微分几何学、高等几何学、非欧几何学、多元几何学等,词汇广泛而不生僻,博取了古今中外名词之长而自成体系。1938年以后的十余年间,数学名词又经多次补充修订,姜立夫始终参与其事。这些工作,构成了今日整个数学名词的基础,惠泽后世,功莫大焉。

  1925年,在南开算学系有了一定基础后,姜立夫应邀到厦门大学任教一年,他把学生江泽涵也带到厦大,为厦大算学系安排教学计划,大量购置书刊,使该系气象一新。

  1934年,姜立夫到德国汉堡大学进修。当时汉堡大学已成为德国新兴的数学中心,陈省身正在那儿读研究生。次年,姜转到希尔伯特所在的哥廷根大学,利用那儿数据完备的图书馆,查阅文献,重新开始他的个人数学研究。姜立夫于1936年回到上海。

  1937年,日军侵华。38年,南开大学迁滇,与北大、清华于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姜立夫离家只身南下,抗战胜利后才回沪与家人团聚。

  早在1935年,姜立夫在德国时,就被推为中国数学会评议会成员。抗战开始后,由于学会多数领导人留在上海,开展会务困难。1940年,在昆明的数学工作者发起成立了 “新中国数学会”,推姜立夫为会长,陈省身为文书,华罗庚为会计。理事会有陈建功、江泽涵、苏步青等。新中国数学会的成立,对大后方数学学术活动的开展,起了积极的作用。

  同样在1935年,身处德国的姜立夫也受聘为中央研究院评议会成员。1941年,中研院评议会决定增设数学研究所,在昆明设筹备处,姜立夫任筹备处主任。中研院聘他和苏步青、陈建功、江泽涵、陈省身、华罗庚共六人为兼职研究员,利用浙大和西南联大的图书设备,从事数学研究工作。到1943年,这六人已完成研究论文41篇,大半发表在英美等国外刊物上。姜立夫以筹备处名义向中研院报告说:“本院数学所虽未成立,已有成熟之作品与国际学术界相周旋。遭时多艰,有此表现,前途未可限量。”报告还希望数学“此极端抽象之墓本学科,得以孕育滋长,发扬光大于国中,则学术幸甚,国家幸甚”。

  1944年,中研院增聘许宝骡、李华宗为兼职研究员。一年间,8位兼职研究员共完成30篇论文,姜立夫再次向中研院报告说,这些论文“对于所研究之问题,俱能创立崭新之方法,探得珍贵的结果”。

  1945年7月,日本投降。11月姜立夫返上海同阔别七年的家人团聚。1946年6月,他由教育部选派到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进修。中研院数学所的筹备工作在上海由陈省身代理。1947年7月,数学所正式成立,姜立夫被任命为所长,仍由陈省身代理。1948年1月,数学所迁往南京。当时有专职研究员4人,副研究员2人,兼职研究员6人,助理员 10多人。

  1948年6月,姜立夫自美返国。他坚辞中研院数学所所长职务,仍回南开大学讲授圆(球) 素几何学。姜立夫早在1945年于《科学纪录》上发表“圆素与球素几何的矩阵理论”,用一种特殊的复数元素二(三) 阶矩阵代表圆(球),整理了圆(球) 素几何中许多成果,这是对此一经典几何学科的新发展。

  1948年9月,姜立夫被选为中研院院士。12月,陈省身受聘赴美,姜立夫奉电令到南京主持数学所迁台事宜。于是数学所被迫将图书装箱运台。1949年2月,姜立夫一家也到了台北。

  1949年夏,江泽涵由欧返国途中滞留香港,曾一度乘机到台看望姜立夫,见姜晚间紧闭门窗,收听北京广播,足见其身居台湾,心向大陆。那时在天津的吴大任给姜立夫写信,并附上他的两个孩子给姜的两个孩子姜伯驹、姜仲骡的一幅画,画面上一艘海轮正在靠岸,船上有两个孩子翘首以望,岸上也有两个孩子招手欢迎。姜立夫回信热烈赞赏。9月,国民党政府尚在广州,姜以汇报工作为名,只身到广州。随即称病,电台北家属来广州照料。于是全家赶在广州解放(10月14日)前回到祖国。

  解放后,姜立夫受聘到岭南大学创办数学系。年届花甲之龄的姜立夫,雄心未减,决心办好这个系。他重点抓了两件事:一是整理和购置数学书刊,一是延聘学有专长的教师。

  1952年院系调整,岭南大学并入中山大学。在此前后,南开大学曾尽力请调姜立夫回校,都未成功。

  姜立夫在中山大学数学系期间,主要从事他所创建的圆(球) 素几何矩阵理论的研究工作。他先用二阶对称方阵和爱尔米德方阵依次代表平面上拉氏圆和空间的拉氏球。在此基础上,引进相应的2x4矩阵作为李氏圆和李氏球的 “齐次坐标”。这样,对应于点素平面和点素空间的射影群和度量群,圆素平面和球素空间的变换群就都可以用辛群及其子群表示。于是经典圆(球) 素几何就获得新面貌,并有新的发展前景。

  在中山大学,姜立夫对数学书刊资料的建设工作仍然极为关心。原来在岭南大学购买的数学图书充实中山大学后,他又不断订购补齐新增的数学书刊。他还亲自动手翻译国外的教材和专著,用于教学和研究工作。

  1966年“文革”动乱中,姜立夫健康水平日益下降。但他仍关心科研工作,当他得知学校要削减数学期刊时,他敢于仗义执言:“《数学评论》绝不能停订,停订它就等于砍掉数学系!”使这部期刊赖以保持下来。

  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陈省身多次来华到广州拜望姜立夫,使耄耋之年的老人得到很大安慰。1976年他亲眼看到“十年动乱”的结束,祖国前途重见光明的前景。1978 年2月3日,姜立夫因心力衰竭享年八十八岁而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启智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s505.com/article/2014/1112/6917.html

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